被圈養的男人(實錄)

 

 

 

 

 

那年秋天,21歲的阿諾從常德鄉下來到了長沙。父母在家務農,家境不好,下面還有兩個弟弟。年少的青春和充滿了幻想的未來,在長沙這座充滿了誘惑的都市裡恣意舒展。經朋友的介紹,身高178cm,外表俊秀的他很快在解放西路上的一家酒吧落了腳,做了一名侍應生。

      這種地方每天晚上都上演著很多故事。開始他看見酒吧里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會臉紅。有一次,一位裝醉的女人故意碰了他一下,他滿臉緋紅,單純的他,沒有想到這些女人可以這麼大膽。可是這樣的世界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呢?

      年輕帥氣的男子一樣會成為有錢並寂寞的女人的獵物,阿諾就這樣被獵人的子彈射中
昏暗的酒吧里,阿諾面帶微笑不停地忙碌,很多女子都會在他的臉上目光流連,而他依然會在被女人目不轉睛地盯著時臉紅。 29歲的蜜琪眼裡閃著貓樣的光,被這個帥氣還很喜歡臉紅的男生迷住。

      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阿諾成了蜜琪的第N個獵物。

      一個傍晚,蜜琪微醉的時候故意一個趔趄地靠在前來送冰塊的阿諾懷裡。黯淡的燈光掩蓋著阿諾羞紅的臉,但掩飾不了阿諾的靦腆與慌亂。

      蜜琪眼神迷離地道歉,看阿諾驚慌失措,暗自微笑。她告訴阿諾自己的名字,然後走開。以後的每天晚上她都會來酒吧,然後看阿諾做事,有時間就拉他聊天。她告訴阿諾他很像她的弟弟,可是她的弟弟兩年前出 車禍死了。說到傷心之處,還差點落淚。阿諾看她難過,便說:“那以後我就叫你蜜琪姐吧。” 蜜琪點頭微笑,把他擁入懷裡。那天晚上,她邀請阿諾去她家裡,說既然是弟弟就不要見外。於是她趁著迷離的夜色和淡淡的醉意帶走了阿諾,帶到了她在夢澤園145平米的豪華大房子裡。
蜜琪是個小老闆,做品牌代理。她非常清楚地知道如何用服裝把自己打扮得更加性感迷人。阿諾面對她家裡的豪華和寬敞,非常的膽怯。蜜琪說,以後這裡也是你的家了。洗完澡出來,她穿著性感的睡衣坐到了阿諾的面前,一下摟住他。

      青澀的“果實”怎麼抵得住成熟的誘惑?蒼白的皮膚怎麼抵擋得住紅玫瑰尖銳的刺。那夜,阿諾嘗試了第一次激情,讓他沉醉,讓他享受,讓他初嚐到了女人的肉香。之後他成了蜜琪的圈養男友。

      第二天上午,蜜琪就讓阿諾從破破爛爛的小出租屋裡搬了出來,還扔掉了阿諾一大堆過時的衣服。下午到商場為阿諾從裡到外添置了一大堆衣物,而且都是名牌。然後打電話去酒吧辭掉阿諾的工作。阿諾覺得幸福來得太突然。

      每天白天在外面,蜜琪都會經常打電話給他,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條。天黑時,蜜琪會推掉所有的應酬回到家裡,給阿諾溫一杯牛奶,然後依在阿諾的懷裡說著讓阿諾心驚肉跳的情話,然後,阿諾就暈呼呼地陷入了溫柔的陷阱。

      這樣的日子讓阿諾沉醉。雖然他很清楚自己是在做什麼,每天昏天黑地的過日子,白天應蜜琪的要求要么呆在家裡,要么陪她逛街遊玩,晚上陪她沒完沒了地嬉戲。但是蜜琪給他的物質和精神上的享受又讓他無比滿足。他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蜜琪完全控制,已經丟失了自己。
可是,僅僅半個月後,一件事情讓阿諾開始想逃離這個“幸福”的窩。

      那天晚上,阿諾有點不舒服,親暱時,阿諾總有些心不在焉。敏感的蜜琪熱情的笑臉猛然成了冰山,悅耳的聲音突然變得粗啞,正準備親吻阿諾的嘴唇變得有點哆嗦,她猛地咬了阿諾一口,然後端起桌上的一杯溫熱水向阿諾劈頭蓋臉澆了下去。阿諾躲閃不及,濕了整頭整臉。並開始一連串地謾罵:“你怎麼了?跟著我不愉快?我哪裡對你不好了?你當酒吧侍者能掙多少錢?我給你買的一件衣服就當你一個月薪水了!”

     阿諾不敢言語,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濕漉漉的他惟一的反抗就只能是發呆。蜜琪繼續罵罵咧咧:“嫌本姑娘老了?啊!有多少男人羨慕你呢!真是不知足!”

      阿諾低聲支支吾吾:“我沒有嫌棄你……”

      蜜琪發怒了:“你算什麼東西!你有資格嫌棄本姑娘嗎?你不就是一農民嗎,一身的土氣還沒有掉乾淨呢!你還敢和我拽!”

      阿諾不再說話,蜜琪見狀,捧過他的臉,給了他比剛才的溫熱水更熱的吻……

      一陣狂風驟雨過後,蜜琪在阿諾身上心滿意足地呢喃:“我愛你,不會放棄你。
經過這次,阿諾已經明白了自己不過是蜜琪的玩物,他的自尊受到了極度的打擊。天一亮,當蜜琪還在夢中的時候,他便打算悄悄地離開這個豪華的囚籠。他什麼也沒帶,蜜琪給他的所有東西都全部不要。

      在車站北路路口的公交站牌下,他回頭望瞭望那座讓自己迷失的房子,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往何方?突然一雙手拉住了他,回頭看看,蜜琪穿著睡衣和拖鞋跑了出來,很哀怨地說:“跟我回去好嗎?”不知道為什麼,阿諾還是回到了那座豪華的囚籠。

      以後的日子裡,蜜琪都對他很好。只是脾氣上來的時候也依然會把阿諾罵得狗血淋頭,之後又會向他道歉。反反复复,阿諾已經筋疲力盡。可是離開,他依然沒有勇氣。一天阿諾的弟弟打電話告訴他,父親在家裡整修廚房的圍牆時被倒下的石頭砸傷了,希望他快點寄錢回家治病。

      人窮志短,這是真理。

      阿諾沒有辦法只能開口向蜜琪要,雖然以前他從來沒有開口向她要過錢。蜜琪陰笑一下:“要多少?你是真的要錢給你爸治病?我只能給你1000塊。呵呵,原來所有的男人都一樣。”阿諾看著她鄙視的眼神,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心裡在流淚。自己怎麼就成了這樣的人了?他再次想要離開。蜜琪對他的愛只是她自己需要的、一種極端自私的愛罷了
可是世事無常,在他還沒有離開之前,她已經要讓他離開。

      12月初的一天晚上,寒冷的風肆意地刮著。晚上快1點了,蜜琪回家,讓他開門。他睡眼朦朧地去開門,她的身後還跟著一個年輕的男子,蜜琪進門便指著阿諾說:“這是我弟弟阿諾,暫住在我家裡的。”

      阿諾看著她大搖大擺地挽著另外一個男子走進來,所有的尊嚴蕩然無存。雖然心中很惱,但是他依然不動聲色,他知道自己不過也是她的一個過客罷了,現在她已經找到了新歡,又有了一個新的“弟弟”,他只能離開了。

      我問他:“對於那段日子你是不是覺得很恥辱?”阿諾低頭:“是的,那已經成為了我心中最深的傷,如今都從來不對別人提起這段歷史。現在每天上班雖然辛苦,但是我很充實並且很快樂。”





相關閱讀
   
.,北京富婆聊天室,.,金瓶梅影音視訊聊天室,.,.,meme視訊交友,在線最新美女午夜福利,.,破解36個付費直播平台
.,免費聊天同城交友約炮,成人貼圖,.,成人性愛影片,85街官網st論壇,女主播裸聊直播室,完美女人免費贈點視訊,真人秀在線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