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抵禦的墮落

 

昏暗的KTV包房裏充滿了五音不全變調的歌聲和男女間的嬉笑,壹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壹手拿著瓶啤酒,另壹手拿著話筒站在房間的中央,扯著嗓子在吼壹首西北的民歌,不時還猛灌壹口。
沙發前的茶幾上擺放著幾個空酒瓶,其余的十來瓶啤酒全開著蓋,我和壹個青年男子在沙發的轉角上歪坐著,面前的壹瓶紅酒已經底朝天了。
        我上著壹件V領短袖汗衫,下面則是壹條牛仔短裙,灰色的棉襪配著壹雙黑色運動鞋,樣子打扮得很青春。
那男子壹手摟著我的肩膀,壹手放在裸露在裙子外的半截大腿上,我半邊身體倚靠著他,我們不停的說笑著,相互之間有壹股暧昧的氣息。
        青年男子姓葉,他們單位是我們公司的壹個老客戶,別看他年紀才25、6歲,但是非常精通業務,能說會道,人也長得比較帥氣。
這次來上海是來采購我們公司壹批設備。
        由于我在公司主要是搞接待和協調工作的,加上又是熟悉的老客戶,他在上海的半個月,我幾乎天天陪著他吃喝玩,壹個星期後的壹天,我陪他吃完午飯送他回房間,在半醉中我和他超越了業務關系。
此後,他幾乎每天都找機會把我叫到他的房間,我努力維持著的矜持被墮落徹底的取而代之了。
(關于這件事情我會另外再寫出來。)
        正在唱歌的男人是小葉的頂頭上司謝總,是來最後簽合同的。
我們上午就在公司完成了簽約工作,我們公司的大小領導陪著他們壹起吃了午飯後,謝總和小葉就謝絕了晚上的應酬,理由是下午要趕去別的地方辦事。
        2、3點的時候我接到了小葉的電話,他讓我晚飯後出來陪他們壹起唱歌,讓我不要告訴任何人,接他電話我忽然有壹股沖動,心跳不爭氣的加快了,因爲我知道去了會發生什麽事,該不該去呢?
        在小葉的床上,他和我說謝總很欣賞我,雖然認識不短的時間,但壹直沒機會單獨請我,所以特地要小葉安排時間,他要單獨請我。
        可惡的小葉壹邊享用著我,壹邊說服我去滿足謝總的任何要求,並且開導我要及時行樂,不要辜負美好的年齡,在他帶給我高潮的快感中我迷迷糊糊的答應了。
        小葉在電話中又說了謝總很喜歡很欣賞我之類的話,帶著女人的虛榮心,我猶豫了壹會兒還是同意了晚上和謝總見面。
        現在已經酒過三巡,剛見面是的壹絲緊張和局促不安已經讓酒精和時間完全的浸沒了。
也許是酒的作用吧,我現在已經顯得很自然的靠在小葉的懷裏任由他摟著我,手在我的大腿內側來回的撫摩。
他的手是那麽的熱,我的大腿肌肉在微微的抖動,我輕輕分開雙腿,他的手滑到了我的兩腿之間,手指隔著薄薄的純棉內褲在飽滿的陰部上下的劃著。
        ‘嗯……別……謝總在……’
        我還在努力維持著僅有的壹點兒矜持,輕輕的推搡著小葉,他卻把我摟得更緊,手指輕易的挑開了松松的內褲,整個手插了進來,按在了我的大陰唇上。
我身體條件反射的壹顫抖,兩腿合攏夾住了他的手。
手指在我的肉縫中艱難的扣挖起來……
        ‘菲菲姐,謝總不是外人,妳只管放開就好。’
        指尖用力的按了壹下陰蒂,其實,從三個人壹見面小葉就自然的摟住我的腰和謝總看我的眼神上,我就知道不用再刻意的去掩飾什麽了,放開只是個時間問題。
        ‘啊……嗚……’
        我剛張嘴輕呼壹聲,小葉的嘴吻住了我,舌頭鑽進了我的口中,舌尖靈活的舔著我的舌頭,手指從兩片陰唇中探到了陰道口熟練的揉動起來。我的身體在酒精的推波助瀾下馬上有了反應,陰戶和乳房開始有鼓脹感,乳頭頂部和小腹深處壹陣陣的酥癢,陰道濕潤了。
        ‘嗚……嗚……’
        我的鼻息變得粗重,情不自禁的呻吟從緊緊吻在壹起的四片唇中強行的擠了出來,豐滿的胸部因不通暢的呼吸明顯的起伏著。
小葉這個壞蛋還意猶未盡,手指慢慢往陰道裏插。
        ‘哦……別……別這樣……壞死了……’
        小葉放過了我的嘴,我嘴上說不要,但我卻打開著雙腿,雙手緊緊的抱住他的腰。
他轉而舔起我的耳垂,邊舔邊說著,手指還不忘在我潮濕的陰道裏微微攪動:“菲菲姐,開心嗎?壹會好好陪陪謝總,別緊張,我知道妳放得開的。‘
        ‘嗯……哦……’
        我用呻吟來回答他,算是默許了。
這時我雖還有些緊張,但也算是放開了,再說有個人在邊上看著,感覺上更讓我有說不出來的新鮮刺激和興奮,畢竟這是第壹次被人看著做這樣隱秘的事情。
就在我沈醉在小葉的挑逗下時,謝總已經坐在了我們的邊上調侃起來:“喲,妳們玩得挺開心嘛,是不是沒把我當人啊。‘
        我壹下松開小葉,從他的懷裏坐了起來,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覺得臉燙得不行,雙手局促不安的交織在壹起。
小葉松開了摟著我的手,另壹只手從我的兩腿間抽了出來,拿起桌上的紙巾,若無其事的擦著手。
他對謝總說:“老板,菲菲姐真不錯,人好又放得開,很會享受的。‘
        ‘這個不用妳說,我認識菲菲的時候就看出來了,她又大方又有氣質,只是我們以前沒什麽接觸,今天機會難得,我們應該好好的溝通壹下,妳說呢?吳小姐。’
        最後壹句話謝總對著我說,壹只手很自然的搭上了我的腰,微微用力壹捏壹放著。
我有種過電的感覺,剛才被手指堵在陰道內的水也慢慢的滲了出來,把純棉內褲沾在了陰戶上不太舒服,我輕輕的動動屁股:“謝總說笑了,我哪有妳說的那麽好啊……謝總怎麽會看得上我這樣的人啊?‘
        ‘哪裏的話,我們認識的時間不短了,其實我早想和吳小姐好好聚聚,只不過我壹直很忙,今天請吳小姐來就是請妳原諒的。’
        說著,謝總的手用力攬緊了我的腰,我也順勢靠過去,兩人的腿貼在壹起。
        我的壹只手很自然的放到他的腿上。
        ‘謝總太客氣了,我們是老熟人了,這樣說我很不好意思的呀。’
        ‘老板,菲菲姐,我出去有點私事要辦,大概要有壹會兒。’
        小葉不失時機的提出要走,出于矜持我也要象征性留他:“小葉再坐壹會兒吧,妳走了謝總會不高興的。‘
        ‘沒事,菲菲姐,老板有妳陪著就好了,我先走了。’
        ‘快去辦吧,小葉,我們在這裏等妳,妳不用著急的。’
        既然謝總發話了,我也不再勉強了,其實我也希望小葉快點離開,畢竟當面和他上司親熱,雖然是在他的誘惑下我是心甘情願的,但心理上還是無法完全接受。
小葉起身沖著我微微壹笑:“菲菲姐,好好照顧我的老板哦。‘
        小葉帶著暧昧的笑容帶上門走了。我故做鎮靜的環顧著房間,心卻在亂跳,其實我不是擔心有人會來打擾我們,這種地方的服務員都知道規矩的,除非房間裏有人叫,否則是絕對不會進來的。
        房間沒有窗,門上的玻璃也被印花窗紙貼得嚴嚴實實的,沒人點卡拉OK,也就隨便在放歌。
氣氛出現了短暫的停滯,謝總的手還在我腰上有壹把沒壹把的捏著,我低著頭默不作聲。
還是他打破了沈默:“吳小姐在想什麽?‘
        ‘哦,沒想什麽呀,謝總不用客氣,就叫我菲菲好了。’
        ‘好吧,菲菲,我們的小葉不錯吧?妳們在壹起合作得不錯吧?對他還滿意嗎?’
        ‘謝總,妳說什麽呀?我們都是老客戶了,壹向合作得很好啊。’
        ‘呵呵,我是問妳這次的合作怎麽樣?’
        他壹邊問,空著的壹只手握住了我還放在他腿上的手。
我臉壹熱,我知道謝總話裏有話,又不好意思回答,只好擡起頭白了他壹眼:“謝總……您都知道了還問啊?‘
        ‘哈哈,看來菲菲是很滿意喽。哎,那小子福氣真好,便宜全給他占了。’
        ‘嗯……謝總您怎麽這樣說啊?難爲情死了。’
        我撒嬌著靠在了他的懷裏,把頭埋進他的胸口。
        ‘呵呵,菲菲,小葉對我說妳是個很可愛的女人,而且做事很放得開。’
        女人總喜歡聽別人稱贊自己,我也不例外,雖然這種贊揚的含義很隱晦,但還是讓我有點得意。
        ‘小葉好壞,就知道亂說,他還說什麽了啊?’
        ‘真想知道?’
        ‘嗯……’
        兩個人的姿勢在對話中不知不覺變化了,我上身已經側著平躺在他的懷裏,他壹手托著我的背,壹手揉著我的肚子。
        ‘他說妳水特別多……做事情的時候特別投入……’
        ‘妳們男人怎麽都這麽壞,背後說人家。以後人家不來了。’
        我不依不饒的用拳頭輕輕的打著他的胸口。
        ‘菲菲別生氣,妳這樣的女人最討人喜歡了。我有點後悔早沒注意妳。’
        ‘謝總真會哄人,您是大老板,哪會注意我這樣壹個小人物啊!’
        我上身側躺在他腿上,雙手環抱著他的腰,小腿以上的下身部位平放在沙發上,小腿彎曲撐在地上,這個姿態在暗示他我的完全開放。
他壹手托起了我的上身,我緊緊的抱著他,睜大眼睛看著他。
        他俯下了頭:“菲菲,妳真是個可愛的女人。‘
        ‘嗯……嗚……嗚……’
        我閉上了眼睛,謝總的嘴散發著酒和煙味吻住了我,我把主動把舌頭伸進了他的口中,舔著他有點發苦的口腔,熱吻中,他的手把我汗衫的下擺拉到了肚子上,手伸進去隔著純棉乳罩握住了我的壹只乳房。
他含著我的舌頭又吻又吸,不停的發出‘吱,吱’聲。
        ‘嗯……嗯……’
        兩個人的鼻腔裏都喘著粗氣,我的下身不自覺的扭動著,渾身發熱,兩人纏得太緊再加上喝了酒的關系,我出汗了,被小葉挑逗上來的情緒剛剛壓下去壹點又開始噴發了。
內褲的檔部已經濕透了,貼在陰戶上很不舒服,我騰出壹只手,把牛仔裙往上提起,方便把腿分得更開,這樣壹來,我的大腿幾乎完全裸露出來了。
        我的乳頭硬了,頂部麻癢難忍,他的手雖然有力的在揉捏,但隔著乳罩還是讓我覺得在隔靴搔癢,乳罩勒著我發脹的胸部很難受,加上嘴被堵著,快透不過氣了。
我壹扭頭,兩張緊合在壹起的嘴分開了,松開了抱著他的手,我把上身平躺到他的大腿上,仰著脖子大口的喘氣,謝總也好不到哪裏去,滿頭是汗的也在喘粗氣,但握著乳房的手卻沒停止揉捏。
        我現在是渾身的不舒服,由于大腿是伸直的,內褲又陷進陰唇和股溝中,夾著真難受。
        反正也已經到了這地步了,不需要再掩蓋什麽了,抛棄了羞恥的我坐起來,背對著他拉起汗衫,他的手壹直沒離開我的乳房,還在貪婪的把玩著,我扭頭給了他壹個白眼:“討厭,還不拿開啊!‘
        ‘怎麽了?菲菲。’謝總松開了乳房,迷惑的看著我。
        ‘搞得人家全是汗,好難過,幫人家解壹下啦。’
        他幫我解開了乳罩的搭扣,掙脫了束縛的胸部壹陣輕松,我長長出了口氣,還沒來得及放下衣服,他的兩只手從背後伸了過來,剛解放的乳房又落入了他的手中,被他把玩起來,翹立充血的乳頭同時被他夾住。
        我無力的垂下手,乳罩挂在胸前,落下的衣服正好蓋住了他的雙手。
我軟軟的靠在他的身上,任有他從背後抱住蹂躏著飽滿的胸部,身體麻麻酥酥的感覺真好,腦袋有點輕微的暈眩,閉著眼睛我輕輕的呻吟著:“嗯……嗯……‘
        ‘喜歡嗎?菲菲,爽就說出來。’他在我耳邊輕輕的問著。
        ‘嗯……謝總,妳的手不要亂摸啦……’
        我體會著撫摩帶來的快感,嘴上卻說著言不由衷的話,我的壹只手不知不覺的按到了他的兩腿之間,輕輕摸著隆起的硬團,興奮得謝總說話已經沒了以往的斯文,變得粗俗起來,其實這已經無關緊要了,陶醉在興奮和快感中的女人幾乎是不會介意的,往往越粗俗越容易刺激神經,至少我是那樣感覺的。
        ‘菲菲,妳的奶子長的真好,又滑又軟,不好好玩玩就可惜了。’
        ‘嗯,不要逗我了,還不是用好話哄我,趁機吃人家豆腐。’
        其實我對自己的乳房很有自信的,雖然不是很大的那種,結婚後有點下垂,但是總體上還是很能吸引男人的眼光。
(具體我就不說了,在《性之路》的第壹章裏有介紹。)
雖然和他是第壹次,但是女人的天性還是讓我對著他像老情人壹樣撒嬌。
        ‘菲菲,聽說妳的逼長得更好,又肥水又多。’
        ‘哼,又聽小葉亂講……他真是個壞東西。’
        ‘菲菲,把內褲脫了吧,那樣方便點。’
        內褲嵌在股溝和陰唇中確實很難受,有的時候純棉內褲很討厭的,特別是在潮濕的情況下,現在連陰毛也濕了,粘連在上面。
我想站起來,謝總暫時放過乳房,我把裙子拉到腰部,彎腰把內褲脫了下來,暴露的陰戶在空調房間裏覺得涼涼的,壹種如負釋重的感覺,陰毛下面的皮膚癢癢的。
        ‘菲菲,別動,讓我好好看看妳的逼。’
        我的屁股撅著正好對著他的臉,肥肥的陰戶被他壹覽無余……
我就這樣彎著腰,雙手撐在膝蓋上,壹只手還拿著剛脫下的內褲。
他的手從我分開的兩腿間穿過,蓋在了我的鼓起的陰阜上,來回摩擦著稀疏的陰毛。
我輕輕的扭動屁股,他摸到了我潮濕的陰部,壓住我的陰唇揉動著。
充血的大陰唇壹陣陣的發脹,陰道內的水慢慢的流出來,壹會兒就把他的手打濕了,整個裆部被他的手搞得壹片狼籍。
        我整個人發懵發暈,可惡的謝總用指尖在撥弄我的陰蒂,我的雙腿不斷的打顫,隨著他手指的輕重,我呻吟也高低起伏著,陰蒂壹跳壹跳的,手指沿著濕透的肉縫上下的摩擦,他另壹只手從衣服的下擺裏伸進去捏住了我的乳頭。
        ‘小葉說的不錯,妳的逼真是不錯,又肥又軟,水真多。’
        ‘啊……啊……謝總……不要說了。’
        陰戶好熱,我努力的支撐著不斷發沈的身體,食指壹下子插進了滑膩的陰道中,我小腹自然的壹緊,陰道裹住了手指,體內的水由于手指的抽插不斷的被帶出來,流到了大腿內側。
我快站不住了。
        ‘啊……謝總,不要弄了……受不了了……’
        ‘菲菲,妳不舒服嗎?那休息壹會兒。’
        他壹下子把手指抽出來,陰道裏壹陣空虛,另壹只手也從汗衫裏拿了出來。
        ‘哦……’
        我長出了壹口氣,往後壹屁股癱坐到沙發上,順勢倒在了謝總的懷裏,內褲被我隨手扔在了沙發上,剛才那姿勢真的是很累,腰和腿特別的酸。
謝總撫摩著我的頭發,讓我感覺壹絲溫馨,投桃報李的我擡手放在了他的腿間輕輕的揉著。
        ‘菲菲,幫我解開。’
        ‘嗯……’
        我壹只手艱難的松開了他的皮帶和褲扣,他拉住褲腰,讓我順利的拉下了拉練。
        我把他的內褲往下拉了壹點,手伸進去握住了早已經勃起的陰莖掏了出來。
        看到他的陰莖,我不禁抿著嘴偷笑,還好他看不到我的臉,原來他的陰莖好短,我的手完全握住才露出壹個龜頭,但不管再短,插在陰道裏還是有快感的。
        想到這裏,我的手輕輕的套動起來,低下頭伸出舌尖,在龜頭上舔著,也許是沒洗澡又出汗吧,味道堿堿的有點酸。
        才舔了沒幾下,謝總的手就在我頭上胡亂的摸起來,嘴裏也開始哼哼唧唧:
        ‘哦……菲菲……妳真讓我爽……不要停……’
        我的手插進他腿間,輕柔的撫摩著陰囊,張開嘴把陰莖含進嘴裏吮吸起來,舌頭卷著熟練的在龜頭上打轉。
幸好他的陰莖短,才給了我活動的空間,要是換成我的情人,嘴都塞滿了。
謝總的身體繃得緊緊的,手移到了我的臉上。
我的頭開始上下的起伏,嘴唇裹著陰莖熟練的吞吐著,吮吸著。
        ‘哦哦……菲菲……妳技術真好……快……’
        我的口交技術是我情人教出來的,現在已經運用得非常熟練自如了。
謝總的另壹只手伸進我的領口,緊緊的抓住壹只乳房,我感覺有點疼,但是感覺最多的是來自于陰道和小腹內的騷癢,爲了抵抗這種難以忍受的感覺,我夾緊雙腿扭動著。
裙子不知不覺的隨著我的扭動卷到了腰部,我的下身完全暴露出來,此時我已經顧及不到這些了。
        謝總不停的喘著粗氣,當我覺得差不多可以做愛的時候,剛想擡頭,他突然死死的按住我的頭,小腹往壹挺,憑經驗我就知道要發生什麽了。
我用嘴唇裹緊了陰莖,不壹會兒感覺到壹股熱熱的粘液不斷的沖向我的嗓子,我屏住了呼吸,他的陰莖在我的口腔裏微微的跳動著,他好讓我失望,居然射精了。
        謝總出了口長氣,按住頭的手無力的松開了。
我把手從他的腿間抽了出來,慢慢的擡起頭,我吮吸著逐漸退出口腔的陰莖,剩余的精液全被我吸進了嘴裏,陰莖退出口腔的壹瞬間,我抿緊了嘴唇,苦中帶酸的精液留在口中,壹股的堿腥味沖的我的腦子暈乎乎的。
我坐起身子,彎下腰順手拿過垃圾桶吐掉了精液。
        謝總伸手在我的背上撫摩著,欲言又止。
        ‘菲菲……’
        我理解男人的心理,這麽快就射是很沒面子的。
我隨手拿起壹瓶啤酒,就著瓶口灌了壹口,漱了漱口,冰涼苦澀的啤酒混合著剩下的精液被我吞進了肚子。
        我晃了晃腦袋,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氣氛有點尴尬。
兩人沈默不語,我慢慢的恢複了平靜,轉過身,謝總還癱坐著,陰莖軟軟的耷拉著。
我伸手拉開了內褲,把陰莖放回去,替他拉好了褲子,然後依偎在他懷裏,撫摩著他的臉。
        ‘謝總,我好累,我們走吧,好嗎?’
        雖然陰戶還是濕的,體內的騷癢還有,但逐漸恢複常態的我沒了興致。
        ‘菲菲,要不今天晚上妳就別回去了。’
        ‘不行啊,謝總,我老公在家呢,我不能在外面過夜的,謝總怕以後沒機會嗎?’
        我婉言拒絕著他,他聽了也不再勉強。
        ‘好吧,菲菲,那我們走吧!’
        我起身拿起桌上的紙巾,草草的擦幹了裆部,找到內褲穿上,也顧不上還是濕的,撩起衣服系好了乳罩,又整理了壹下頭發。
我的臉還是紅紅的,我坐回沙發上,等著他叫服務員結帳。
終于可以走了,謝總很自然的摟住了我的腰壹起離開了。
        來到大門口,小葉突然冒了出來,其實我也明白,他就壹直沒走。這時謝總拿出來老板派頭:“小葉,替我送送吳小姐,我有點累,先回去休息了。‘
        他握住了我的手:“吳小姐,這次合作得很愉快,希望有機會妳去我們那,到時候再好好聚聚。‘
        ‘謝總客氣了,妳招待的那麽周到,我都不好意思了。’
        大家心照不宣的說著場面話,像什麽事也沒發生過,我和小葉把謝總送上了車,我們兩個坐另壹輛車送我回家。
車沒開多遠,小葉的手就放到了我的腿上,在大腿內側撫摩著,我拿開了他的手,把頭轉向另壹邊。
他的手又從我背後伸過來摟住了我的腰,這次我沒拒絕,只是軟軟的靠住他。
他在我耳邊輕輕的問道:‘菲姐,感覺怎麽樣?開心嗎?’
        我不知道怎麽回答他,默默的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那壞家夥在車上還沒忘吃我的豆腐,另壹只手慢慢的又伸進了裙子裏,挑開我的內褲邊,壹根手指直接撥弄起我的陰蒂。
我轉頭在他的耳邊,喘著氣輕聲的求饒:“別……哦……求求妳……別這樣……我受不了……‘
        ‘菲姐,把腿分開,妳也摸摸我。’
        ‘哦……不……’
        嘴裏這麽說著,腿卻自覺的分開了,手也聽話的伸了過去,隔著褲子撫摩著他的陰部。
我們親密的靠在壹起,司機認真的開著車,也許他是看多了,見怪不怪。
        小葉的手指艱苦的插進了我的陰道裏,在裏面扣挖著,臉卻壹本正經的朝著前面,我的手緊緊抓著他鼓起的壹團,心跳得很快,水不爭氣的又流了出來,陰道內傳來陣陣的酸麻。
我不敢大口出氣,只是擡嘴悄悄吻著他的下颌,任憑他猥亵著我。
        車慢慢的靠邊,停在了我家小區對面,他把手抽了出來,松開了我,低頭在我嘴唇上快速的吻了壹下,我趕忙坐直身體,兩個人分開了。
他打開車門先下,我彎腰鑽出車門時,小葉趁機伸出手,托在我的壹只乳房上用力捏了壹把,我渾身壹抖,狠狠的瞪了他壹眼:“妳先走吧,早點回去休息。‘
        ‘菲姐,要不我送妳進去?’
        ‘不用了,很晚了,妳還是先走吧,我們電話聯絡,路上小心。’
        ‘好吧,菲姐,我會給妳打電話的,妳也小心。再見。’
        ‘再見。’
        他輕輕拍了拍我的屁股,上車走了,我目送著車開了,帶著疲軟的身體和沒滿足的空虛,同時也帶著小葉手指扣挖後留下的余韻,我過了馬路走進了小區。





相關閱讀
   
歐美a片,後宮電影院,六間房被禁視頻,同城聊天室,美女視頻直播秀房間,性愛文學,色裸聊直播間,寂寞午夜交友聊天室,色 情片小說,美女視頻直播秀房間
麗的情色遊戲,線上視訊,免費真人秀視頻聊天室,免費交友裸聊室,聊天話題,色情聊天室,視訊美女,美女真人裸聊聊天室,一夜情視訊聊天室,秀色裸聊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