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乳頭

 

乳房應該是所有女人最敏感的區域之一,而乳頭更是敏感中的敏感部位。
有些女人的乳頭敏感到出乎意料,未觸碰之前可能還是個貞潔烈女,但是一撥弄她的乳頭,立馬可以搖身一變成淫娃蕩婦。
而我的妻子,她的乳頭的敏感程度就是屬于這種出乎意料之外的。
  當然,這種敏感對于夫妻之間的性愛是很有幫助的,每次性愛中,只要不停地刺激她的乳頭,她的高潮來的快也來的猛烈,讓夫妻生活也更加的和諧。
妻子的乳頭很漂亮,猶如未經人事的少女,乳房飽滿而堅挺,富有彈性,乳頭小小的,又嫩又翹,不像其他的女人那樣大的出奇,當然乳頭的大小各有各的愛好,而我特別鍾愛妻子的小乳頭,又那麽的敏感,有這樣敏感乳頭的妻子,自然是我的性福,可也恰恰因爲她的乳頭太過敏感,也給予了別的男人可乘之機,讓得他們更加容易的把妻子勾引上床,然後任他們玩弄抽插。
  相信每一對夫妻都有過這樣的經驗,在性愛高潮中,用淫亂的言語助興,至于什麽樣的話語,當然是各有千秋,只要讓的性愛更加的興奮,高潮更加的激烈就好。
有一回在和妻子做愛過程中,妻子已經明顯的高潮來臨,我喘著粗氣問:“想不想讓別的男人來操你?”
妻子明顯在高潮中,腦子已經被興奮和快感充斥著,不假思索的回答:“想,我想讓別的男人來操我,狠狠地操我!啊…好舒服,老公,不要停,用力的幹我!”
  “你想讓哪個男人來幹你?”
  “我想讓俞明昊幹我!”
  其實我並不認識這個俞明昊,後來性愛結束後,兩人的喘息漸漸平靜下來,我便問起這個俞明昊是誰?
平靜後的妻子明顯被自己剛剛高潮中的胡亂言語給驚到了,看我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架勢,便說出了這個人的來曆。
           俞明昊是妻子學校的外聘老師,一個月來個一兩次,而妻子有時候會負責招待學校的外聘老師。
據妻子講,這個俞明昊高高大大的,很帥氣很陽光,大概平時有鍛煉的緣故,一身的肌肉,也難怪妻子會對他有好感!
事後我又問:“你心裏真的有想過被他幹吧?”
妻子沈默了一會,可是剛剛興奮中說出的話卻又收不回去,只能點了點頭。
其實妻子的這種想法並未讓我有多吃驚,這本來就很正常,因爲性愛中,我也經常幻想和別的女人正在做,也總想著幹某一個性感的女人,而事實上,我在外面也有兩三個炮友,所以對妻子的這種想法壓根就沒放在心上。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妻子從講出那句話到被俞明昊弄上床,中間不過只隔了半個多月。
  那一天妻子學校招待兩個外聘老師吃飯,飯後又去KTV唱歌,一直玩到很晚,出了KTV,妻子有點不勝酒力,出來時腳步似乎都有點不穩了,俞明昊主動提出送妻子回家,與其他老師分別後,陪著妻子走了一段路,忽然俞明昊輕輕摟住妻子的腰,問:“方老師,你還好吧?”
妻子笑著搖了搖頭,俞明昊又說:“要麽先去我房間坐坐,醒醒酒再走。”
半夜三更的邀請一個有夫之婦去他的房間,只要是個人都能明白他的企圖,妻子站在那兒想了一會,不知道是原本就是心中遏制的渴望還是因爲酒多的緣故,答應了。
見妻子答應了自己的要求,俞明昊心裏自然是樂開了花,便帶著妻子直接往自己所住的賓館走去
(妻子學校的不是本地的外聘老師都由學校給他們在賓館開了房間),
一到賓館房間,將門一關,俞明昊便迫不及待的從背後一把緊緊抱住了妻子,兩個手握住妻子兩個乳房,在妻子的耳邊喘息著:“方老師,我要你!我第一次見你,就一直想要你!”
面對突如其來的擁抱和表白,妻子還是掙紮了一下:“別這樣,俞老師!”
俞明昊也不多廢話,雙手撩起妻子的T恤,往胸口摸去,將胸罩托起,一把就握住了妻子兩個飽滿彈性的乳房,輕輕的揉捏著,而掌心已經感覺到妻子的兩個乳頭已經勃起,俞明昊得逞的笑了一下,拇指食指輕輕的捏弄妻子兩個乳頭,並不停地撥弄幾下。
  當妻子兩個敏感的乳頭被輕柔的撥弄著,乳頭上仿佛有兩股電流通過,一直流遍全身,盡管理智告訴她,這樣是不對的,可是身體的反應已經將妻子出賣了,妻子徒勞的抓著他的手,想推開,卻沒有力氣,事實上,當乳頭被侵犯後,妻子早已舍不得推開他的雙手,那種刺激,快感,早已讓妻子喘息不已。
妻子渾身無力的將頭靠在俞明昊的肩上,急促的喘息呻吟著,俞明昊見到妻子的模樣,得意的在妻子耳邊說:“剛剛你答應過來坐坐,就已經知道了要發生什麽事對不對?其實你心裏也想要對不對?”
說些輕輕吻著妻子的耳垂。
而耳垂又是一個女人很敏感的區域,當兩個女人最敏感的區域被自己心裏有好感的男人觸碰著,妻子的防線已經徹底崩潰,她微張著嘴巴喘息著,轉過頭,尋找著俞明昊的嘴。
俞明昊一把吻住妻子的嘴巴,伸出了舌頭,妻子早已張開她的小嘴迎接著俞明昊舌頭的侵入,兩條舌頭糾纏在一起,貪婪的吮吸著對方,很久後兩人的嘴才分開,妻子主動脫去自己的衣服和胸罩,轉身溫柔的望著俞明昊,當俞明昊看到妻子的上身整個裸露在他面前,心裏充滿了滿足和征服感,就這個還沒見過幾次面的女人,別人的老婆,此刻主動的寬衣解帶,等待著自己去占有她,操她。
妻子的喘息未定,兩個飽滿挺翹的乳房隨著呼吸起伏著,乳頭粉嫩,俏皮的挺立在乳房上,俞明昊像一頭餓狼撲向妻子,將妻子撲倒在床上,狠狠地道:“我要你,我要幹你!”
  妻子也是快速的喘息著,望著他不說話,俞明昊一把將妻子的褲子連著內褲一起扯掉,妻子整個人一絲不挂的呈現在床上,俞明昊看著妻子的下體,濃密黝黑的陰毛上有一小撮在燈光的映射下閃著光亮,有經驗的男人都知道,那代表著這個女人的下體早已濕透,俞明昊快速扯下自己的褲子,連衣服都來不及脫去,跪坐在妻子雙腿之間,扶著自己早已硬如鋼鐵的老二對準妻子的洞口,狠狠地挺身而入!
  “啊——”
  “哦——”
  兩人都爽快的呼出聲來,妻子的陰道又滑又緊,俞明昊頂入之後,便快速的聳動著腰部,狠狠地抽插著,一手撐著床,一手揉捏著妻子的乳房。
  早就渴望被幹的妻子感受著下體被粗硬的雞巴填滿,什麽道德什麽老公早已抛在九霄雲外,她蠕動著身體,迎合著俞明昊的抽插,只求他的老二更加深入,給她更熱烈的快感。
  兩個人粗重的喘息和呻吟聲響徹在安靜的房間,兩具身體緊緊的粘在一起起伏著,俞明昊一邊喘息一邊說:“你早就想讓我幹了是不是?”
  妻子也是一邊喘息呻吟一邊回答:“嗯…嗯…啊…啊…我想讓你幹我,我早就想讓你幹我!啊…就這樣,不要停,用力的幹我!”
  此刻的兩人都是饑渴難耐,所以他們並沒有其他的愛撫,就純粹的扭動著身體,快速而用力的抽插著。
  第一次出軌的刺激,而性愛的對象又是心裏一直有好感的男人,妻子沒多久高潮就來臨了,猛烈到妻子又喊又叫:“啊…啊…我要被你幹死了,啊…好舒服!好舒服!就這麽幹我,我快要死了,啊…”
俞明昊也是明顯的發泄著體內的浴火,快速猛力的抽動不停,不一會兒,猶如野獸一般吼了一聲,然後狠狠地頂在妻子的胯下,下體抽搐著,一股股精液向著妻子的體內噴薄射入。
妻子雙腿盤起,緊緊的夾著俞明昊的臀部,讓他噴發的雞巴更加的深入,嘴巴一口咬住俞明昊的肩膀,從鼻子中哼出的呻吟猶如哭泣。
高潮在喘息中持續著,兩人緊緊的抱著對方,一起喘息,很久很久才平靜下來。
俞明昊爬下床,拿了毛巾溫柔的給妻子擦拭著,妻子臉色潮紅,似乎還未完全平靜,胸口慢慢的起伏著,俞明昊看著妻子的模樣,心裏爽快無比,能把別人的老婆征服在胯下,是任何一個男人都會感到滿足和驕傲的事,床上的這個女人一絲不挂的躺在自己的眼前,心甘情願的讓自己進入她的身體,更加難得的是還讓自己內射,這是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最大的肯定和接受。
俞明昊在妻子的身邊躺下,伸出一手握住妻子的乳房,輕輕的揉捏著:“舒服嗎?”
妻子睜開微閉著的眼看向他,輕輕點了點頭:“很久沒有這麽舒服過了!”
這又是一句滿足男人虛榮的話語,俞明昊開心的笑笑:“怎麽?你老公滿足不了你啊?”
妻子擡起身子靠在俞明昊的懷裏:“也不是,我不知道怎麽說,反正這一次很舒服,跟以往的舒服不一樣!”
俞明昊嘿嘿的笑著:“因爲今天你偷男人,感覺不一樣!”
妻子擡手打他一下:“你這個壞蛋,把我帶過來,欺負我還說風涼話!”
  “難道你自己不想嗎?嘿嘿!”
  妻子沈默了一會,悠悠的說:“我也不知道怎麽回事,也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心裏就想著你了,我跟他做的時候,心裏會想著跟你做!”
俞明昊調戲著妻子:“那我今天不邀請你過來,你以後會不會主動勾引我啊?”
  “才不會呢!你想得美!”
  俞明昊直起身子,盯著妻子的眼睛,挺認真的問:“我說的是真的,如果我膽子小,不敢跟你坦白,你會不會主動來找我啊?”
  妻子抿著嘴,想了一會:“我不知道,如果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而我又想,說不定……說不定……”
  “說不定你就主動勾引我了!”妻子又打了一下他,一口輕輕咬在他肩膀上。
  俞明昊一手摟著妻子的肩,一手在妻子身上來回撫摸:“今天能不走嗎?”
  妻子搖搖頭:“他在家,不回去怎麽行?現在很晚了,我再不回去估計就要打電話來了!”
  俞明昊滿臉的失望:“真是舍不得你走啊!”
妻子輕輕一笑:“你以後難道不來這邊了嗎?”
  俞明昊眼睛一亮:“你的意思,以後我們還可以在一起是嗎?”
妻子嬌羞的一笑,撅噘嘴,白他一眼:“你不想了嗎?”
看到妻子這幅嬌羞的神情,在俞明昊的眼裏,比勾引他還具有誘惑力,他一把吻住妻子的嘴,上下其手,撫摸著妻子的乳房和身體,妻子默契的回應著,俞明昊忽然說:“好想看看你主動勾引我是怎麽樣的?我想肯定很誘惑!”
對一個一旦跟自己發生了肉體關系的男人,再矜持的女人好像都會變的有點隨便和風騷,妻子笑眯眯的看著他,微微側著頭,眼睛眯起,微斜著望著他,舌頭輕輕的舔著自己的嘴唇,口中呼出一口氣,輕輕的帶點呻吟,說:“我還想要,還想被你幹,怎麽辦?你能行嗎?”
聲調,姿態,一者入耳,一者映眼,一具白花花的肉體就在眼前,俞明昊下體又是一團邪火升起,老二完全不受控制的硬了起來,妻子看到剛剛那一根插的她高潮疊起飄飄欲仙的肉棒在眼前活生生的翹起,“啊”了一聲:“你怎麽又……?”
一句話沒有說完,已經被俞明昊的嘴巴吻住,妻子微微掙紮著:“我真的要回去了,萬一他打電話過來,我這個樣子……啊……”
這句話又沒說完,俞明昊已經熟練的將自己堅硬的老二一把捅入了妻子的洞裏。
伴隨著猛力地抽動,堅硬的雞巴每一下都深深的到底,妻子哪裏還說什麽要回去的話,一邊“啊,啊……”的呻吟著,一邊迎合著:“死鬼,又來欺負我!啊……啊……你就欺負我個夠吧!你就這麽欺負我一輩子吧!”
因爲有過一次的釋放,俞明昊這一次更加的遊刃有余,男人在抽插上一般都很有經驗,所以這次俞明昊駕馭自如,淺淺的插動幾下,又猛地一插到底,妻子的高潮剛剛過去,陰道裏有著俞明昊殘留的精液和她自己的淫液,此刻被俞明昊又深又淺又輕又重的抽插著,第二波的高潮立馬又來臨了:“啊……你好棒,你好厲害!我被你幹的好舒服!啊……好想每天被你這麽幹!啊……”
  “你是我的,以後你只能讓我幹,連你老公都不能幹!”
  “我只給你幹,我生下來就是被你幹的!我要飛起來了!啊……”
  “我要射了!”
  “射在我裏面,全部射在裏面!”
  “沒關系嗎?你今天安全期嗎?”
  “我不管,我就要你射在裏面,全部射給我!如果有了,我就給你生個孩子!”
  “好!我以後都射在你裏面!”
  “嗯!都射在我裏面!快給我,快給我,讓我飛起來!”
  俞明昊腰部狠狠地頂在妻子雙腿之間,噴出的精液全部往妻子陰道最深處狠狠地射入。
  這兩次的性愛雖短暫但熱烈,兩個人全部精疲力竭。
俞明昊知道這次不能再留著妻子了,細心溫柔的又幫妻子擦拭幹淨,妻子穿上衣服,因爲夜深,俞明昊專門陪著妻子回到家門樓下,才依依不舍的回去了。
  女人出軌,必先對男人敞開心靈,心靈敞開了,雙腿就很容易也敞開了。
而妻子的雙腿,一直主動的向俞明昊敞開著,任他進出。





相關閱讀
   
不收費的同城聊天室,真人秀視頻聊天室,聊性聊天室,UT聊天室福利視頻,視訊戀愛ing視訊,聊天技巧,台灣真人視頻聊天,韓國美女主播視訊聊天室,同城裸聊直播視頻,美女裸聊視頻直播間
18av,台灣麗人視頻聊天室,色情視訊,哪個app有大尺度直播,午夜聊天室大廳,午夜直播美女福利視頻,影片剪輯軟體,聊色交友,日本福利直播軟件app,手機裸聊直播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