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交换

 
63.3K

畢業後轉眼已過了三年,一天我獨自在奈良市閒逛,突然遇見老朋友吳啟明和他的妻子陳玉媚,才知道他們剛搬到奈良市,以後我常到他們家拜訪,彼此混得很熟,由於我放長假,所以常常去他們家玩,啟明每次都不在家。
  陳玉媚長得十分豔麗,身材很棒,一雙玉腿白嫩柔滑,尤其是穿上高跟鞋時,均稱修長,足踝纖細,使人好想吞下肚子。當她彎腰時,渾圓雪白的臀部,使人知道她是經過人道的少婦,再加上胸前那對豐滿高聳的乳峰,迷人至極,害得我每次陽具都翹得好癢,她似乎知道我的心裏在想些什麼,總是有意無意的挑逗我。
  有一次,我像以往一樣到她家拜訪,玉媚正在沐浴,啟明正巧不在家,我本想告辭離去
  我說:「嫂子,啟明哥既然不在家,我想先走了。」
  她在浴室嬌媚一笑的說:「志平,怎麼這麼早就要走,你先不要急著走嘛,等我洗完澡,你陪我去逛街。對了家裏沒人,廚房的門好像壞了,麻煩你修一下。」
  我拿了一些工具,走到廚房,眼前的景象令我熱血沸騰,只感到丹田一陣悶熱,胯下的雞巴「呼」的一聲,漲大起來,頂著褲子,撐得好難過。
  祇見浴室門微開,玉媚正光著身子,搓洗她那高聳迷人的乳房,水流順著她豐滿迷人的曲線,由乳溝經小腹而到達那由白膩滑嫩的玉腿微遮——陰毛茂盛的陰戶。
  她裝作沒看見似的,自顧著沖洗,一雙纖細修長玉手微握著香皂,自乳峰滑至胯下,搓洗著滑膩的私處,作出騷癢難耐的樣子。
我受不了這樣的誘惑,胯下的陽具漲得更粗更長,我趕緊跑入廁所,拉下褲子放出陽具來,哇!
  足足有八吋長,已前從未有女人能使我這般的粗大。
「砰」她出來了,……
  哇!呼…… 好不容易才放回內褲,哇!
突出來了……沒辦法,出去吧!
  玉媚穿著露肩的上衣和綠色的窄裙,腳穿紅色高跟鞋,煞是迷人。
哇!
  又漲大了。
  她看著我突出的褲子,粉白的小臉倏然脹紅,嬌媚的說:「志平,幫我拉拉鏈好嗎?」
  我祇有說好了!她走近並背對著我,哇!一大片雪白滑嫩的肌膚,我暗地吞了一口水,手慢慢的伸向拉鏈,輕輕的拉上去,突然間她彎下纖細的腰,屁股向後一挺,哇!
我的雞巴隔著窄裙直插入她的屁股溝,頂著她的玉穴,還一挺一挺的輕扣著,玉媚被插的站不起來,祇有向前一傾,倒在沙發上,我的雞巴被她的屁股溝夾著,連帶著倒在玉媚身上,玉媚氣喘咻咻的,說不出話來,我趕緊爬起來,玉媚並沒責備我的意思,反而兩頰更紅,不過她似乎全身無力似的,爬不起來。

  在百貨公司裏,玉媚買了許多衣服,在逛到第六樓時,玉媚拉著我去買胸罩,她選了一件黑色蕾絲花邊的胸罩和一件半透明的三角褲。
她拿著在靠近角落的試穿室裏試穿,我祇有在試穿室外等她。
不一會兒,玉媚突然敲門,我不假思索,就把門打開,怪怪!
玉媚正在穿上三角褲,才拉到大腿,尚未遮住陰戶,雪白滑膩的大腿。兩片滑嫩的陰唇「砰」我趕緊關上門,一顆心七上八下,哇操!
  雞巴又勃起了,塞得褲子好緊。
  回到家時,一輛機車迎面急駛而來,為了閃躲我和玉媚一個不小心抱在一起,她全身散發著特殊的體香,一對豐滿的乳房頂著我的胸前,弄得我好不舒服,逗得我的雞巴又翹了起來,直頂著玉媚的玉穴,頂得玉媚全身酥軟,無力走路,我 祇有扶著她回家了。
到了家,玉媚忙著作飯,我本想就此告辭,但是玉媚不准我在吃飯前回去,我祇有留下來。
  晚飯非常豐富,有XO酒,但是我還不敢吃,她看我不敢吃,知道我想等啟明一起吃,就說:「今天啟明出差,祇有我們兩個人吃,」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已經十二點,玉媚姐酒喝越多,愈加放蕩,一雙玉般的大腿,一直磨擦我放在的腿邊的手,一會兒更是眼角含春,微波秋送,並把胸前上衣鈕釦解開,露出雪白細嫩的乳溝,我的雞巴又漲了起來,手也不聽使喚了,漸漸的手摸上了她的大腿,她笑的更加浪蕩,我知道她十分的需要,手靈巧的翻入裙子滑進大腿內側,觸手一片滑嫩,接著摸到了濕淋淋的三角褲,我知道是淫水流出來了,二話不說手又翻進內褲中,摸索中我摸到了二片淫濕滑嫩的陰唇和茂盛的陰毛,我用中指和食 指滑進玉穴,盡情的扣磨著那緊小的嫩穴,不多時,淫水大量湧出,順著玉媚的大腿流下地板,玉媚漸漸開始嬌喘呻吟,淫聲浪語,使我不克自持,心裏祇想把我的陽具插進這美婦的淫穴裏,蹂躪她迷人的乳房,我的手指越弄越急,要不是她的嫩穴太小,我想併攏三指插下去。
她開始迷亂了,嘴裏「哼……哼」的亂叫,身子倒入我的懷抱,我又把另外一隻手放入她的懷中,搓揉著乳房,她的乳房剛好盈握,雪白嬌嫩好摸極了,隨手解開奶罩和上衣,雪白如脂的肌膚微微聳立兩座迷人的乳峰,粉紅色的乳頭,微突於乳峰上,好看極了,我制不住,俯下身把頭埋在玉媚的胸前吸吮那迷人的乳頭。
  幾分鐘後,玉媚忍不住了抱著我,嬌喘著說:「哥哥我忍不住我一把抱起半裸的她,哇!」
淫水已經把她的窄裙用得全濕了,連絲襪都濕了,好淫的少婦。
  一躺上床,我欲火高漲,飛快的除去玉媚唯一的三角褲,哇!
是半透明的,我耐不住了,除去我自己的衣褲,露出粗大的陽具,怪怪!
好粗,玉媚的玉手還把握不來,還好她背對著我臥在床上,否則她一定不准我插她嫩穴。
  我興奮的撲在她身上,一股體香噗鼻而入,好爽
我一挺腰,整支粗大的陽具插入她的屁股溝,玉媚翻個身,胸前的乳房好堅挺,我連忙俯下頭吸吮起來,由於玉媚的皮膚雪白滑嫩,再加上她的那股騷勁,使我想吞下她。我的手也沒空著,一手搓捏著她飽滿的乳房,一手摸著玉腿的根部,盡情的扣著,她緊小的穴口不斷湧出淫水,把床單都用濕了一大片。
  她興奮的不斷搖擺她的粉白大屁股,俏臉上兩頰泛紅,美目緊閤,櫻桃小嘴微張,「哼……哼……」的淫哼著,突然她把手伸到我的胯下,握住我的雞巴,她似乎嚇了一跳,但繼而愛憐萬分的捉套起來,弄得我好不舒服,她細長嫩的手指塗著鮮紅指甲油,微握住我粗壯的雞巴上煞是好看。
  一會兒,她微喘的說:「你……的……好大」
  「不要擔心玉媚姐,我會慢慢的用的,不過誰叫你這樣迷人,使我的雞巴漲得這樣粗長,而你的嫩穴又這般狹小,進去時難免會有一點痛,不過等你的淫液出得多時,就不會痛了。」
  我不等她回答,一個轉身,對著淫滑的肉穴湊進嘴用舌頭舔挖起來。
玉媚一興奮也用手握住雞巴,櫻桃小嘴一張想含住雞巴,但是陽具太大祇能含住龜頭。
  她伸出香舌舔弄著雞巴眼,使我的雞巴又酥又癢又麻,我也開始用兩手扳開的玉穴,扣挖她的淫穴。
  不一會,她也開始淫叫:好癢她又泄了,我感到我的陽具越來越加堅硬好想插穴,玉媚也想要我的陽具插入她的嫩穴中止癢,我毫不考慮的一轉身,把我的陽具頂住玉媚淫濕的陰戶,開始頂揉著陰唇。
  玉媚淫水直流,香汗淋漓,嘴巴不斷喘氣,雪白大屁股不停搖擺,把陰戶不斷湊上來,我不忍心折磨她,開始把陽具朝她騷癢的淫穴插入「滋」龜頭進去了,她哀叫一聲,緊抱著我,銀牙緊咬,嘴說不出話來,一會兒,她的小穴漸漸開始酥癢起來,並扭動白嫩的大屁股,一左一右,一上一下,用肉穴磨插龜頭,以求止癢,我見她陰道開始酸癢,知道可以插下去了,屁股一用力,「噗滋」一聲,進去半截,玉媚哼不出聲來,我知道她很痛,但欲火使我喪失理知,屁股再一沉,「滋」一聲,頂著了子宮頸,哇!還有一小段沒有插進。
我見嫩穴被我的巨陽物撐得緊緊的,好充實,欲火更加高漲,抓住玉媚纖細的足踝,開始抽送, 「滋……滋……滋」聲,插穴聲不絕於耳。
  玉媚叫得好浪,胯間嫩穴淫水不斷,尤於陽具太大,加上玉媚嫩穴狹小,
  我聽她的淫聲浪語,淫性加大,發瘋似的,來回抽插嫩穴……
  她也浪得更大聲,滿屋祇聽見,她的呻吟聲和插穴的「滋……滋……」聲。
  到了三點她泄了,全身香汗淋漓,說不出話來,我想再插穴,但她的嫩穴已有點腫了無法再插了,我突然想插她的後庭,但怕她不肯,祇有用騙了。
  「玉媚姐,我想看你的陰戶,為什麼那樣狹小,你把屁股拱起來給我看好嗎?」
  她有點不好意思,臉微紅的說:「姐姐是因為啟明的……那……個……所以才那樣小,沒想到你的……那個……好大……弄得人家好痛。」
  說完慢慢拱起身來趴在床上,我趁她不及防備,一挺陽,就插入她的後庭「黃牛好哇!」
  玉媚大叫,痛得屁股抖起來,哇!
沒想到她屁股那麼大,後庭那麼小,好緊,爽死了,「……滋……滋……」
  我插玉媚的屁股直到四點,玉媚全身癱瘓。從此啟明出差,玉媚就會來和我幽會,到如今玉媚的嫩穴還是那樣緊小,一雙玉腿還是那樣修長迷人,乳房還是一樣飽滿雪白。
  光陰似箭,玉媚懷孕已經六個月,想一想她跟我已不可能再交往下去,反正我也* 膩了,再加上她生產後身材會變得臃腫,不如回臺灣休息一陣子,再來看她幫我生了個什麼樣子的小孩,嗯!就這樣辦。
  回到臺北,第一個感覺是熱,再來是小姐個個長得漂亮,身材好,皮膚白。
  思維是我高中時期認識的朋友,別的不會,好色一流,最近又釣上一個如花似玉的富家千金,整天泡在女人堆裏,沒想到一個出國,都已經結婚了,反正閑著無聊,去看看他娶了個怎樣子的女孩。
  思維的家當真富麗堂皇,游泳池,網球場,高爾夫球場,等等,樣樣不缺,由於土地大,露營也可在裏面,思維因為工作關係無法陪我,所以我得到他的同意,在裏面露營,我露營的地方離他家相距有一段路,所以很幽靜,十分舒服。
  這樣過了三個星期,除了思維外,其他人我都沒有碰見。

  有一天,外面下大雨,我躲入帳蓬內想睡覺,翻來覆去睡不著,晚上十點左右,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忽然有人在帳蓬外想進來躲雨,我見她一個人全身濕透了,若不躲雨一定會感冒,我忙拉開帳蓬讓她進來,帳蓬是三人式的,所以她進來並不會覺得擁擠,她全身濕透冰冷不堪,我祇有拿條被子給她,背對著她讓她脫下衣服裹上被子,她羞怯的背對著我脫下衣服,我因為好些時候沒見過女人, 情不自禁的回過頭去,因為黑漆一片,所以看不見,沒想到突然一陣雷響,閃電一閃,她剛好把胸罩脫下,下意識的回過頭來,豐滿的胴體,雪白的肌膚,加上迷人的粉臉,煞是迷人,我的陰莖「呼」的一聲漲大起來,直頂著褲子,好難過。
  她被我看得滿臉羞紅,嬌柔媚人的說:「討厭!* 嗎在人家脫衣服的時候偷看,真是一個色鬼。」
  「我。我……」我講不出話來。
  她迅速的脫光衣物,赤裸的爬進被子裏並且問我:「你叫什麼名字?」
  我打量她一下,她的年紀應在三十歲以下,迷人的粉臉,修長的玉腿,渾圓的雪白大屁股,纖細的柳腰,一看就知是個開過苞的少婦,瞧她對我剛才偷看她脫衣並未生氣,分明是個久曠已久的美少婦,陰戶癢了,想找人止癢,剛巧我的陽具漲得癢死了,不如

  「我叫林志平,你呢?」我答道。
  她嬌笑了一下,嬌媚的說:「我叫林媚蘭,因為今天太晚出門了,沒想到會下起雨來了,真是的。」
  「你要去那兒呢?林小姐,這是我朋友家,你怎會闖到這裏來呢?」我問道。
  她又笑道:「這是我姊姊家,說什麼闖入,怪難聽的。還有以後不要叫我小姐了,叫我媚蘭好了。」
  寒喧幾句,知道她是思維的小姨子,林媚如的妹妹,見外面雨是不會停了,就分別入睡。
  她睡在我的右側,半露出一雙雪白迷人的大腿,均稱的玉腿和纖細的足踝,使我難以入眠,胯下陽具漲得七八吋高,粗得像小孩手臂一樣,好癢。
  我見她已經熟睡,連忙脫下褲子,放出高漲的雞巴,怪怪!半年沒插過穴的陽具,粗得嚇死人,青筋糾結,龜頭漲得像李子般大小,一挺一挺的向上直翹, 似乎在找尋獵物一樣,好不酥癢。我抬眼瞧瞧林媚蘭,無意中見她兩頰汎,胸口起伏不定,起初我祇當她熟睡,沒想到當我準備手淫的時候,突然間她「哼」出一聲,接著翻轉了半個身子,露出粉白的大屁股,我一時控制不住我自己,迅速翻到她後面,我見她裸露出半截乳房,知道她剛才並未入睡,因為她的乳頭興奮而堅挺,粉紅的乳暈十分迷人,知道她淫性已起,二話不說,一個頂刺,把陰莖插進她的屁股溝,左右手在她飽滿的胸前撫摸逗弄,並且輕輕吻吮著她的粉頸,不一會她漸漸開始嬌哼我不放過機會,兩手順著她平滑的腹部,慢慢的滑向大腿內側,她兩腿反射的夾一下,接著微微張開,使我的手能順利的摸進淫水四湧的陰戶,無意間發現她的肉穴相當的窄,不過收縮的相當有力,顯然是一位床上功夫非常有經驗的少婦。 
  兩片微張的陰唇,滑潤而柔軟,另我愛不釋手的不斷撫摸,揉壓,磨擦,逗得她嬌喘連連,粉白的大屁股左搖右擺的磨得雞巴好不舒服,淫水陣陣泊流滿了整個下部,她媚眼如絲,浪聲連連,再也無法裝睡了,忙叫道:「志平哥!我受不了了,快插進去,我……難受死了。」
  我抬頭看了一下她,見她媚眼微張,喘哼不定,知道這騷狐狸迫切需要雞巴插穴,我一翻身,壓在她雪白嬌柔的玉體上,運用氣功將原本已粗大的陽具脹得更大,用龜頭肉稜子頂著因發癢而微紅的陰唇,但不插入,慢慢的左右上下磨擦著,不一會,空虛的淫穴因得不到陽具的止癢,淫水如泉湧出,我見她因欲火難耐,全身香汗淋漓,雪白滑嫩的屁股不斷上下扭動著,淫穴一開一合,晶瑩的淫水泊泊流出,我也耐不下去想插她穴的欲望,一個翻身,跪到她胯下,兩手握住....
她纖細的玉踝,把玩一會,就往肩膀上放,一手扶著挺漲的雞巴對準嫩穴,「滋」的一聲,插入了半截,媚蘭「嚶嚀」一聲,兩眉微皺,櫻嘴張的大大的,我見她如此痛苦,心想「長痛不如短痛」,兩股一夾,「滋」又進去一截,餘下兩三公分在外面,龜頭已經頂住花心,她這下更痛得不得了,貝齒猛咬,全身猛烈搖擺,陰道猛的夾著我的陽具,使我快感陣陣,我忙俯下身子,吸吮她飽滿滑膩的乳房,尖挺迷人的乳峰,散發出迷人的乳香,我一邊吸一邊咬,一面用手在上面撫摸,揉弄,漸漸媚蘭的穴開始酥癢起來,淫液順著雞巴流滿胯下,我開始抽插她的淫穴。
  我聽她喊出了淫聲,瘋狂的抽插她的嫩穴,暴起暴落,次次頂著了花心,龜頭肉稜子刮著陰道壁,使她快感異常,她異於常人的狹小嫩穴,把我小兒胳臂粗 的陽具,包得緊緊的,我雙手向下想扳住她雪白粉嫩的大屁股,不料因淫水流滿了她的屁股,竟滑膩的扳不住手,我只有抽出雞巴,想換個姿勢,一抽出,淫水隨之蜂湧而出,媚蘭頓時感到陰戶空虛不已,嬌喘著說:「好哥……哥……哼……你……怎……麼」
「媚蘭妹妹,我們換個姿勢再 ,你說好嘛?」我淫笑著說。
  媚蘭被我這陽具* 得前所為有的舒服,比她丈夫* 得還要棒,此時我把雞巴抽出,淫水把她陰道的嫩肉泡得酥麻淫癢,極須陽具的插穴,忙說:「好……哼」
  就爬起雪白的玉體,把頭往我的胯下俯下,雙手一抓,鮮紅的櫻桃小嘴一張,含住我的龜頭眼,吸吮起來,香舌猛舔,吃得「滋滋」有聲,我感到陣陣的麻癢,龜頭一松,「噗……噗」的精液朝她嘴裏猛射,媚蘭瞧我泄了陽精,高興的又舔 又吻著我的陽具,粉臉上浮出了淫蕩的神色。
  我見她雪白粉嫩的大屁股翹得老高,又圓又大,忍不住一手順著她的屁股溝,滑下陰戶,大拇指摳進她的屁眼,食指摳進她緊緊小小滑膩的玉穴,大概是經過我巨大陽具的插穴,她的陰道有顯著的擴大,不似先前那樣堅狹緊迫,大小陰唇也呈現殷紅,茂密微卷的陰毛也因淫水的氾濫而滑濕不已。
  媚蘭經我這一摸穴挑逗,豐臀左搖右擺的,淫水泄得我滿手,修長迷人的玉腿時而彎曲時而伸直,陰戶緊緊夾著我的手指,櫻桃小嘴更加緊吸吮我垂軟的雞巴,靈巧的香舌左轉右舔的直刮得馬眼舒服極了,我心裏暗道:「這又俏又迷人的少婦舌功煞是銷魂,比起那日本的玉媚姐有過之而無不及。」
  經過幾分鐘,外面的雨漸漸停了,滿天的星斗高掛天空,由於思維家這片草 ...
地十分遼闊,再加上現在已經是深夜兩點,四周靜悄悄,帳內媚蘭這迷人的俏少婦,曲線玲瓏的玉體仍然欲火未熄,我只有運起黃大師教我的玄功,只見媚蘭口裏的小傢夥,逐漸漲大逐漸伸長,終於漲到媚蘭的玉手握不住,小嘴只能含住龜頭,比先前的勃起還要大幾吋,媚蘭從未見過男人有那麼大的尺吋,「啵」
  的一聲,吐出龜頭,用塗滿丹蔻的玉手把玩揉捏,心頭狂跳不已,心想自己手指寬大的小穴,剛被小兒手臂粗的雞巴插入已經痛得銀牙緊咬,若再被這似驢雞巴大的陽具,直入玉門關,那不是要縫上好幾針嘛。
  我見她臉上的表情,知道她怕痛,安慰道:「媚蘭姐,雞巴大才好,玩起來才過癮,很多女人,都夢想自己被大雞巴插穴,你應該感到高興才是,若你怕疼,待會插穴的時候儘量把玉腿張大,閉起眼睛忍一下,馬上你就會感到前所未有的...愉快和充實。」
  媚蘭因陰戶已經極度的酥癢,只有勉強答應了。
  我把她輕輕扶躺在地上,把兩個枕頭,一個擺在她胸部下,一個放在她大屁股下,把她的胸部乳房和陰戶拱起,分開她修長結實的美腿,我扶著我的銀槍,對準了小縫,一用力,「噗滋」一聲,滑入陰道,媚蘭慘叫一聲,暈了過去,我感到龜頭肉稜子刮著陰道的嫩肉緩緩的進入,淫液和血水順著會陰部緩緩流出。
  漸漸的我感到淫穴逐漸擴大,已沒有先前的緊小,就開始緩抽慢插,次次頂著花心,媚蘭幽幽的醒來,由於破穴的疼痛已過,代之而起的是空前的舒暢,媚蘭妖媚的叫床聲,使我發瘋似的狂插狠抽,媚蘭小小的穴,被撐得漲鼓鼓,像凸起的小肉丘,這一夜就在這插穴中渡過。


女主播福利視頻大全 女主播福利視頻大全 午夜美女福利直播間 午夜美女福利直播間 午夜福利美女視頻網 午夜福利美女視頻網 成人午夜免費聊天室 成人午夜免費聊天室 開放的交友聊天室 開放的交友聊天室 免費真人黃播直播平台 免費真人黃播直播平台 台灣真人秀福利視頻 台灣真人秀福利視頻 免費視頻直播聊天室 免費視頻直播聊天室 真愛旅舍聊天室破解 真愛旅舍聊天室破解 午夜聊天室真人秀場 午夜聊天室真人秀場 午夜免費視訊聊天室 午夜免費視訊聊天室 在線視頻語音聊天室 在線視頻語音聊天室 性愛裸聊直播間視頻聊天室 性愛裸聊直播間視頻聊天室 台灣情人影音視訊聊天室 台灣情人影音視訊聊天室 免費午夜視頻聊天室 免費午夜視頻聊天室 裸聊直播間視訊聊天室 裸聊直播間視訊聊天室 美女主播裸聊聊天室 美女主播裸聊聊天室 在線裸聊視頻語音聊天室 在線裸聊視頻語音聊天室 台灣情人視訊聊天室 台灣情人視訊聊天室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 6699影音視訊聊天室 6699影音視訊聊天室 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 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 台灣免費裸聊視訊聊天室 台灣免費裸聊視訊聊天室 台灣辣妹影音視訊聊天室 台灣辣妹影音視訊聊天室




相關閱讀
   
live173直播社區 ,美女聊天視頻直播網站 ,真愛旅舍ut聊天室,showlive影音視訊聊天室,showlive影音視訊聊天室 ,台湾辣妹视讯聊天室,173視訊影音聊天室 ,美女裸聊視頻直播間 ,同城裸聊直播視頻 ,裸聊免費網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免費視頻聊天室 ,0401影音視訊聊天室 ,104meme影音視訊聊天室 ,午夜交友聊天室,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美女裸聊視頻直播間 ,影音視訊聊天室 ,好美眉視頻交友社區 ,視訊美女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