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豐臀翹的岳母

 

夏天來了,熱得人不想出門,可是我還是坐上了飛機;這次的出門,全是家裏兩個美人兒催促的結果。「把你岳母接過來住幾個月嘛,她一個人怪寂寞的,我們還有空房間,來這也可以解解悶兒。」這是媽媽和我辦事時說的。「老公,我媽一個人在東北,天天沒事做,把她接過來,在這邊住一段時間,等我大哥他們下半年回來再說,行不行啊?」小麗的嬌喘輕吟也不時在我耳邊回響。一個人坐在飛機上,想著兩個美人兒在床上淫蕩的樣子,下半身竟然湧起一股慾火,我是愈來愈離不開她們倆了。事先已打電話告訴岳母到達的時間,也提到雙方身上的穿著;但我們必竟是第一次見面,所以約定她舉個尋人的小牌子。下了飛機,眼看就要見到岳母,心裡竟然有些緊張。過了安檢,候機廳裡舉牌的很多,我正張望著,一個女人走了過來,她穿了件黑色連衣裙,中等個子;衣著雖像,看起來卻不像是我的岳母,因為她的姿色看起來只有四十出頭。「小倫,什麼時候到的?」岳母上下打量著我。「我到了半天了...。」「先回家再說。」岳母帶我走過馬路搭車,一會兒就來了輛公車。由於鄉下地方計程車很少,所以公車上可是爆滿,別說坐了,就連站的地方都很小。前後左右都擠滿了人,好不容易給她找了個扶手的地方。「小倫﹐你也扶著點兒,這條路不平。」岳母站在我的前面,把手挪了個小地方。我用左手握住欄桿,公車是左搖右晃的。「媽,真是擠,您沒事兒吧?」由於她前面還站著一個小孩,再將手放在欄桿上,所以身子就形成了一個弓型,翹起的臀部正好緊緊地貼在我的胯間。我的身子也同樣前傾,所以整個下半身幾乎都和她的後臀連在一起,如果不穿衣服的話,就好像是後面插入的姿勢。車子重重的晃著,隨著波動,岳母的身子跟著擺動,臀部一輕一重的撞在我的雞巴上,挑逗得它完全勃起。由於岳母的裙子很薄,雞巴的頂端不時的進入到她的臀溝裏面,每進入一次,她的身體就擺動得大一點兒。「啊,真是擠呀...。」岳母若有所指的輕哼著,兩條大腿還往兩邊稍微分開。「媽,妳沒事吧?要不咱們下車用走的?」我擺正身體,讓雞巴隔著薄裙深入到她的股間。「噢...不用下車,一會兒就到了。」岳母的身體一抖,大腿往內一併,雞巴被她夾了個正著。「這小夥子還挺懂事,小麗可找了個好對象。」岳母似乎在自言自語,接著對我說:「小倫,你...扶著媽點兒,車晃的厲害。」扶?哪還能放下我的手,想來想去,把右手放在她的胯骨上:「媽,這樣行嗎?」我稍稍用力,她的屁股頂得更緊了。「比剛才好多了...。」岳母默許了我的行動。我的手漸漸地下移,整個手掌貼在她豐滿的大腿上。「媽,還有多遠?」再這麼持久的刺激下去,我怕要射在車上。「沒...沒...多遠了,啊!」車子突然來個急轉彎,全車的人也「啊─」大叫起來。岳母的手似乎抓不住欄桿,手一鬆,整個身子往我靠過來:「小倫...。」我趕忙左手抓緊欄桿,右手一下把她抱住,恰巧壓在她的乳房上。「小...。」岳母身子抖了起來,屁股一前一後的頂動。「媽...。」雞巴在半天的磨擦之後,一下噴了出來!岳母回頭看了我一眼,她的臉紅紅的。等車平穩之後,她又自己扶著欄桿,大口的喘氣。好不容易到了站,走下車,我的褲子上濕了一塊,她的裙後也有一片印跡。「小...倫。」她看了一眼我的褲子,把提袋遞過來:「你先用這個擋著,到家後再換吧。」「媽,妳真好。」「你這個小壞蛋,回家再跟你算帳。」我用提袋掩著褲子,隨著岳母到她家。岳母打開冷氣說:「你先坐會兒,我得換件裙子。」「媽,真是對不起,您沒事吧?」「沒事,沒事。」岳母的臉一紅,沒敢看我,用手拉著後面的裙子。雖經一路風乾,裙子的上面還是有一圈發白的印跡。拉高的裙子下面露出勻稱的小腿,她穿的是淺膚色的絲襪。「小倫,都是你做的好事...。」岳母發覺我在偷看,不依的數說著。「媽,我也不知道會這樣,車子太擠了,再說...若不是妳的屁股太翹,還有大腿的磨蹭,我射得出來嗎?」「還說呢,這裙子非換不可了。」岳母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匆匆的跑到裏面換衣服。我的褲子前面濕了一大塊,經過風吹後乾巴巴的,這個樣子若是被家裏的娘倆看到,一定會笑成一團。但要是讓她們知道是岳母的功勞,說不定老媽會掐死我。正在胡思亂想,岳母從裏面出來,還拿著一件灰色短褲,腰帶還是鬆緊型的,扔給我說:「這是你大哥的,你先穿著。你...那地方都那樣了,快脫下來,一會兒我給你洗洗。」岳母不由分說的打開另一間臥室:「快點兒換,看了都嘔心。」「那...,媽,今晚咱還走不走?」我來這兒是要接岳母回家,看到人就想早點回去。「這樣子怎麼走?再說你也沒來過這兒,你不是也有三、四天假嗎?我明天帶你轉轉。」還替我關上了房門。我把褲子脫下來,換上那條短褲,心裏舒服的想著計畫,岳母的意思是不是想讓我...?換妥後推開房門,客廳哪有她的蹤影?「媽,我換好了。」沒有人回答,我大聲的叫:「媽!媽!」「我在廁所。」岳母的聲音小小的,生怕別人聽到似的。不知是在小解還是大...?心裡這樣想著,竟不覺的朝那邊走過去。「小倫,你站在這兒幹什麼?」岳母拉開廁所門,對著站在門口的我說。「哦,沒什麼...。」我擺弄著換下的褲子:「我想找地方洗一洗。」褲子被她一把搶過:「不用了,你到客廳看電視吧。」岳母瞟了我一眼,對我的話表示懷疑。「媽,我真的沒想做什麼。」「你這孩子,瞎想什麼?」岳母拿著褲子朝後面走去。她剛剛換上的是一條米色的筒裙,後面的開衩很高,走動間,裹著絲襪的小腿若隱若現。向上看,屁股明顯的凸起,隨著前進的腳步,臀肉美妙的顫動著。「媽,我自己來吧。」我跟在她的身後。不讓我洗,看看總行吧?「不用,還是我自己洗...。」岳母打開洗衣機,裏面還有她那件裙子。我只得回到客廳,看些無聊的電視節目。這時媽媽打電話來,問了問這邊的情況;岳母和媽媽說起我時,還特別的稱讚了幾句。吃過晚飯,岳母帶我在附近散步。她的心情很好,不時問起媽媽和小麗,也說著小麗小時候的事情。不知不覺走到一家電影院門口,沒想到她還是一個電影迷,還說自從小麗她大哥全家去俄羅斯後﹐就一直沒再看。「媽,那我們今天就看一場,我也很久沒看了。」反正在家也沒意思,看看電影可以打發時間,我拖著她到裏面買票。「小倫,這兒很亂的。」岳母緊跟在我的身後:「平時都是你大哥帶我和你嫂子來。」「亂?沒事的,咱們可買包廂啊。」「不要,買前面的票好一點。」怎麼會?在包廂裏看電影沒人吵鬧,外面再亂也不怕啊;但岳母沒細說。我搶到了前面,很快的就買到票。看到我買的是包廂,岳母有些不太情願:「小倫,你不知道,包廂裏才亂呢。」儘管這麼說,她還是和我在包廂裏坐下來。「沒事啊,妳看咱們坐這兒又沒人搗亂。」我不解的問她。「現在不亂,因為電影還沒有開始,一會兒你就知道了。」岳母若有所指,而且說話時,她的臉竟發紅了,真讓人搞不懂。沒多久,電影開始了,可是從隔壁包廂裏卻傳出男女的對話聲:「大哥,吹出來兩百,要是打砲就得三百。」怎麼會有這種事?我不解的看著岳母,她好像沒聽到一樣。那邊又傳來男人的聲音:「錢好商量,但我得先驗驗貨。」「大哥,不會騙你的,你看...。」接著又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可能是那女人在脫衣服。這是什麼包廂?這麼輕微的聲音都可聽到。我揚起手,想敲敲牆壁,卻被岳母一下抓住:「小倫,可別惹事。」「媽,我只是想看看牆壁是用什麼材料做的?」岳母小聲的告訴我:「哪是什麼牆壁?只是一片薄薄的木板。他們的話咱們能聽到,咱們的話他們也聽得到的,這邊的人都很狠,你可別招惹人家。」哦,原來是這樣。我細細的打量這個包廂,又小又窄,兩個人坐在沙發上面,就得擠著身子,真想不到還有人能在這兒打砲。「確實是真的,還不下垂,哈哈哈...。」隔壁的男人笑著,好像在說女人的奶子。「就是嘛,現在做這行的太多,誰敢騙人啊。大哥,您是吹還是打?」女人的聲音嬌滴滴的;跟著又傳來脫衣服的聲音。「先吹後打,嘿嘿...。」隔壁的動作看來要開始了。我偷偷的看了一下岳母,她的眼睛直直的盯著銀幕。由於我們緊挨著身體,她很快就發現了我的目光,輕聲叱責道:「小倫,好好看電影。」「媽,他們在幹什麼?」說著,我把手悄悄的移到她的身後,輕輕的攬住她的細腰。「小倫,你別亂猜,不聽我的話,要是坐到前面,就什麼也聽不到了。」岳母不敢扭頭,這麼近,一動身子,倆人的嘴就能碰到一塊兒。「媽,我不知道這樣的。」說著,我的手又用了點力,只要再一攬,就差不多環過來了。「咳!咳!」岳母乾咳了兩聲,小手拍在我的手上,意思是讓我拿開。「大哥,你...你輕點兒,快到...嗓子眼了...。」隔壁的女人一定是吹上了。男人或許壓她的頭:「妳也含深點兒嘛,老是在頭上親,不過癮的。」「嘖...嘖...。」「這樣就好多了,再...含深點兒,哦...。」男人粗聲的喘著氣。聽到隔壁的聲音,岳母拍打的手停了下來,就勢壓在我手上,漸漸的抓緊。我抓摸著岳母的小手,發現她的手心裏都有汗了。摸了幾下後,她想抽出去,卻被我一手拽住。「小倫,你這麼用力幹啥?」岳母眼睛盯著銀幕,但她的身子也稍稍靠過來,頭髮貼向我的臉。「大哥,這回行了吧?我要上去啦!」女人一邊喘氣,一邊向男人提議:「你雞巴真大,吹得我嘴都酸了...。」「他媽的,妳還真騷,小屄兒水汪汪的...。」男人想來是個幹家,出口都不尋常。「小...倫...。」岳母抓著我的手,身子微微的抖動。我兩手環抱住她的細腰﹐等著她說下一句。「咱們...咱們...回去吧。」「媽,電影才開始沒多久,還是看完再回去吧。」「這兒...亂啊...。」岳母掰著我的手,想要站起來。「啊,大哥!你別壓我呀!你雞巴這麼粗,撐得發痛...。」隔壁的女人大聲的叫嚷著。「小...倫...。」岳母好似受到了驚嚇,身子軟軟的向我靠來。「媽,沒事,有我呢。」說著手一用力,她的整個上身就偎到我的懷中。一股淡淡的香氣傳過來,岳母還用了香水。「小倫,別抱媽,我自己可以。」嘴上是這樣說著,可是的身子卻沒有反應。「媽,這兒沒人看見。」我在她的耳邊輕聲的說,也把手放在她的腿上。「誰讓你慢吞吞的,竟只磨不套?」隔壁的男人看來有些火氣:「妳要是不好好套的話,我可不給錢啊!」「大哥,不是我不套啊,總得慢慢來吧。」女人的口氣軟了下來,又說:「我自己來,你別往上頂...啊...啊...。」「這就對了嘛,妳的小屄夾那麼緊,是不是想讓我快點洩?」「不是啊...是你傢伙...大...啊...真是...好大...的...雞巴...。」聽著隔壁幹穴的聲音,岳母在我懷裏安靜下來,兩眼盯著電影,小手卻在我手上不停的磨擦。我沿著她的大腿慢慢的摸向屁股,她不經意的一抬,把我的手壓在臀下。我把下面的手往上輕輕頂了頂,她的身子微微一擺,然後屁股又用力的壓在我手上。她沒反對我下面的進攻﹐但用手拍著我的膝蓋小聲說:「這片子是不錯,嗯...小倫,你也看電影嘛。」岳母把手放在我的腿根,繼續看她的電影。「大哥,使勁兒,啊...啊...好...舒服啊...。」「好,夾得大哥也爽,噢...他媽的真好受!」隔壁的男女好像到了一個高潮,叫聲伴隨著「啪─啪─」的抽插撞擊聲傳了過來。「媽,妳聽...。」說著,下面的手跟著用力,手指在她的臀溝處挑動。「小...倫...。」岳母緊緊的夾住大腿,把頭仰靠在我的肩上:「咱們還是回去吧...嗯...媽不想看了...。」「還是看完再走吧。」我拿起她的手放在褲襠上,短褲的料子很薄,她應該能明顯的感覺到狀態。這次她沒有拒絕,在上面悄悄的一按,小傢伙一下就抬了起來。「小倫﹐這裏太擠了。」岳母動了動,又把手放在我的身上。「媽,您要是累的話,就靠在我身上好了。」我一面說著,兩手一扳她的大腿,岳母半似掙扎半是配合的側坐在我的腿上。「媽,這樣是不是好一點兒?」「嗯...。」岳母的手輕輕的抓住雞巴,盯著前面說:「只是...。」一面說,她的手竟跟著滑動。本就膨脹的雞巴怎禁得住她的逗弄?筆直的翹起來,把短褲頂成了一座小山。岳母不好意思再摸,又把手移到我的大腿上。「媽,只是什麼?」這麼好的機會豈能放過?我在下面捏住她一團臀肉,岳母一面扭擺著,一面輕輕的呻吟:「只是你要累一些...嗯...嗯...小倫...你不要使壞...。」隔壁的遊戲到了高潮,肉體的撞擊聲伴隨著男女的淫叫傳過來:「大哥...哦...加油...啊...大哥...好雞巴大哥...啊...。」在這樣的環境下還看什麼電影?岳母側頭瞄向我的下身,我裝做沒看到似的用力挺了兩下,雞巴頂著短褲跳動。岳母發現了我的不軌:「小倫,你可要注意點兒。」不知她是真生氣還是假生氣,手又要掙脫出去。「媽,別這樣,我有什麼不對,您就直說嘛。」我繼續環住她的細腰,任由她在懷裏扭動。「你看看你的褲子,有你這樣的女婿嗎?你自己說,這樣對嗎?」岳母面對我輕聲說,並指著我的下身。我貼向她的耳邊,小聲的說:「誰讓他們那麼大聲,再說我岳母又...。」說到這兒,偷偷的觀察她的反應。但岳母注視著前面,好像根本就沒聽到我的話。看來她是真生氣了,我從下面想抽出手來,岳母卻不動,柔軟的美臀還故意往下壓,又突然冒出一句:「你岳母怎麼啦?她礙著你了?」我含住岳母的耳輪,用力的吸了兩下:「她沒礙著我,誰讓我岳母這麼迷人,又誘惑人、又吊人味口的...。」「小倫,你這壞孩子,看我不告訴小麗!」岳母不依的側過身子,用手揪住我的耳朵,小手在上面輕輕的撚動,抿嘴笑著說:「你再壞,我就回家了。」「媽,我說真的,妳真是美,又漂亮又性感。」我直視著她的眼睛,岳母毫不讓步的瞪我。對視了有半分鐘,她見我並不閃避,又哄我道:「小倫,摸歸摸,可不准亂想啊!」岳母長得非常白,看她一本正經的樣子,讓人不可侵犯,但一笑起來的時候,嘴角微微的上翹,眉眼間卻別有一番風情。看得我食指大動,左手用力一攬,照著她的臉蛋親過去。「小倫!」岳母嬌聲的叫著,小手往臉上一蓋,我的嘴就吻在她手上,順著手背吻向手指:「媽,妳的手也很美。」岳母任由我在她手上舔弄,哧哧的笑起來:「這是什麼女婿呀?連丈母娘的手指都吃,格格...。」「誰讓妳那麼誘人,我就要吃。」我用力的舔了幾下後,又拉著她的手放在我的褲頭上:「媽,妳也摸摸我吧,要不就給我找一個替身...。」岳母有點生氣,小手一面抓弄,一面教訓我說:「你敢?你要找小姐的話,我就報公安抓你。」找不找小姐已經不重要了,岳母在我的懷裏依偎著,小手在雞巴上磨擦,這樣的東北之行對我已經夠了,只希望能讓她摸上一整夜。隔壁的砲火悄然結束,電影也終於結束了,而我和岳母正在情與慾之間掙扎。最後還是岳母拉著我站起身,朝著出口走去。回到家已經十一點多了,關上客廳大門,我就從背後抱住岳母,在她的耳邊要求:「媽,我受不了了。」「快點兒放開我,哪有姑爺這麼對丈母娘的?」岳母大聲的喘氣,心裏想必也在掙扎。「媽...真的不行麼?...」「小倫,摸也讓你摸了,射也讓你射過了,放過媽吧,我...。」她掰開我的手,獨自跑到臥室裏。「媽...。」我跟著往裏走。「小倫...你...別...別...進來...。」岳母無力的躺在床上,紅著臉,求饒似的說道。看來是不可能了,我脫掉背心,走到浴室裏沖涼,心頭亂亂的,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她畢竟是我岳母,真要是讓她生氣,不僅得不到老婆,就連媽媽也會不滿。我把水溫調低,用水沖洗著肉棒,想讓它快點冷靜下來,可卻無濟於事,腦子裏滿是岳母的倩影,回憶著在公車上的感覺...。洗了有半個小時,想想岳母該睡了吧?我只穿上內褲,悄悄的從裏面出來。才拉開浴室的門,就讓我嚇了一跳!岳母只穿著貼身的內衣褲,站在門口。「小...倫...。」岳母喘著氣,凝視著我的眼睛。「媽,您...。」她總是忽冷忽熱的對我,讓人不敢亂來。「抱...抱我到床上...。」我奔向岳母,橫著把她抱起。岳母閉著眼睛,輕聲的說:「你不是想我嗎?那就快點兒...。」我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沒想到岳母反而騎到我身上來:「小倫,你這壞女婿...氣死媽了...。」岳母拉著我的手放在她的胸罩上,讓我幫她解了下來。米黃色的胸罩裏面,一對渾圓的奶子呈現在我眼前。隨著她的身子抖動,我不禁讚歎:「媽,妳的奶子真是美...。」我用手握住,酥白的奶子在手中滑滑的。岳母伏在我的身上,喘著氣說:「小...倫,你...舔...舔...。」我含住她的乳頭,舌尖圍著乳暈劃圈:「媽,我好想,我真的好想肏我的丈母娘啊...。」岳母回手探到我內褲裏面,小手攥住雞巴揉搓:「我...也是,都是你這壞姑爺害的,在車上就...射我...。」「媽,妳別怨我,還不是妳的屁股又圓又翹的,還老是夾我。」嘴裏含著她的奶子,手向下摸去,隔著她的絲質內褲頂在小穴上。岳母扭動纖腰,用小穴磨壓著我的手指,嘴裏卻不饒人:「還說呢,就算是...啊...好翹...,你做女婿的也不應該...哦....小倫...你真是我的剋星...。」我用手往下拉她的內褲,撫摸著她的屁股說:「媽,妳這裏長得真誘人。」岳母不依的扭動,又把雞巴從內褲裏拽出來,手在上面忙著套弄:「都是你這根東西惹人,在車上就敢肏丈母娘,讓我想躲都躲不開...。」「媽,說真的,第一次看到妳的時候,我還以為妳是小麗的嫂子或姐姐呢。」「胡說!我哪有那麼年輕?想哄我?」但岳母很受用的自動脫下內褲,她那屁股像水蜜桃一般又白又嫩,我急的坐起來一陣大摸。岳母笑著躲閃:「這是什麼女婿?在丈母娘身上亂蹭什麼?」「媽,妳比小麗的還棒!再讓我摸摸嘛...。」但岳母卻假意板起臉來:「你要了我的女兒,還想上我?」「媽,我怎麼敢上您呢?您來上我吧。」「混蛋!再說,我打你啦!」岳母揚起手,一付就要打下來。「那就打這兒好了。」我抓著她的手放在雞巴上。岳母輕輕拍了兩下,紅著臉說:「一會兒可不能太猛了,聽到沒?」「聽到了,我的好丈母娘,你姑爺的雞巴可硬了哦...。」岳母哼了一聲,分開腿坐在我的膝上,小手在肉棒上慢慢的套動,卻又挑逗說:「硬了倒不怕,可別剛進去就軟了。」我的慾火被她逗得老高,再不上馬的話,真可能讓她摸出來。我半坐起身,拖著她的手:「媽,軟不軟一會兒就知道了,妳快點上來...。」「這麼快就忍不住了...?」岳母捉狹的還想繼續玩弄。被我用力拽過,大雞巴頂在她小腹上,兩手緊緊的攬住她的上身;岳母的呼吸跟著加快...。「小...倫...你...輕點兒...。」「媽...再不...上來...我可要射了...。」我貼住她的耳根,手在她光滑的粉背上亂動。「那,我自己來吧...。」岳母低下頭,用手扶正雞巴,身子往前一蹭,龜頭正抵在穴口上。「小...倫...啊...小倫...。」她閉著眼,兩手搭在我的肩上,卻不敢往下用力。「媽,快點兒...快讓我插進去...。」我把手放在她的臀峰上,輕揉的捏弄。「小倫...你可...不要...笑話...我...哦...。」岳母睜開眼,深深的盯著我,屁股前後移動,龜頭撥開濕潤的陰唇,被她的小穴包圍住。「哦...嗯...小倫...我...脹得慌...。」岳母的小穴緊緊的夾住雞巴,讓我找到了和媽媽抽插的感覺:「媽,妳別怕,再...往下來...。」我搬動著她的屁股,下面往上一送,她顫抖著叫喊:「小倫...啊...乖...慢一點兒...。」隨著她的套坐,整根雞巴都插到小穴裏面。「媽...妳小穴真緊啊...。」「我...有十幾年...沒做過...。」適應後的岳母開始上下提拉屁股:「要不是...你...哦...你手別動...。」岳母拿開我搬動的手:「讓...我自...己來...哦...真舒服...。」「媽,妳這麼年輕...又性感....怎麼不再找?...。」「又在胡說,沒多久我都要抱孫子了...哦哦...還找什麼找...哦...。」「媽...那以後我孝順您吧...嗯?...。」我握住她的兩個奶子,在上面撫弄起來。聽了我的話後,岳母雙手更用力的纏上我的脖子,肥美的臀部急速的上下套弄:「好...小倫...媽的好姑爺...。」「媽,我的好岳母...哦...夾得雞巴真爽...。」配合著岳母的動作,我的手又放在她迷人的屁股上,隨著她的起落在上面猛摸。「小倫...你...不嫌我老嗎?...。」「誰...說我丈母娘...老了...?在我眼裏...哦...她又美又風騷...。」「你...真是我的冤家...啊啊...你這...大雞巴的...姑爺...真...討人喜歡...倫兒...媽...好...愛你...。」隨著我的雞巴用力往上肏,岳母淫興高漲的更加賣力,還不住的催促說:「啊呀...好姑爺...大雞巴...用力肏...肏媽...肏媽的...穴穴...哦...好姑爺...好倫兒...用力肏...把...媽...肏死...。」她的樣子看起來就像孩子一樣,聲音也變得嗲起來,說話也大膽露骨了。這更刺激我的慾火,手指在她的臀上、大腿上遊走:「好...丈母娘...妳...妳真會玩...倫兒的雞巴...快爆了...媽...妳的...嫩屄...真能...幹...。」「姑爺...哦...好小倫...你丈母娘還未玩夠...哦...哦...小姑爺...等一下...再從後面來...啊...。」才剛說完,岳母就停止了套動,她輕輕的在我臉上吻了一下,嬌媚、害羞的說:「倫兒...你真的...喜歡...肏...媽...嫩屄...?那你...從...後面...用...大雞巴...肏媽...嫩屄...好不...好...?」她發情的樣子和媽一樣誘人。我托住她的俏臉,回吻她的鼻子:「好啊,我可以一面幹媽,一面摸妳的美麗屁股。」「臭姑爺...臭倫兒...。」岳母嬌嗔著扭了一下我的鼻子,從我身上下來,轉到旁邊將身子趴好。在高高聳起的臀部下面,紅嫩的小穴微微張開,正誘人的流著淫水。岳母見我不動,扭頭說道:「臭倫兒...再不把雞巴...插進嫩屄......媽可...生氣啦...。」碰上這樣淫蕩嬌艷的岳母,除了狠狠將她大幹之外,沒別的選擇。我半蹲在岳母後面,雙手扶著她的肥臀,肉棒頂在屄洞門口輕輕搓弄...。「倫兒...別逗媽...快...把雞巴...插進來...嫩屄...好癢...媽...要你...用力幹...。」岳母真是急了,她向後移動圓臀,想用屄洞來套我的肉棒!沒別的,我一挺腰部,猛然將大肉棒齊根插入她的嫩屄中...。「啊...好棒...好倫兒...肏媽...肏狠些...嗯...。」岳母不但配合我的抽插扭轉細腰,也不時轉頭望我,並從櫻桃小嘴中發出淫聲浪語。我一面幹,一面回應:「媽...這樣幹...屄肉...舒服嗎...?」「啊...天...屄肉...好舒服...媽好喜歡...當母狗...讓...倫兒...從後面...幹...啊...倫兒的...大雞巴...真好...好倫兒...好雞巴...肏媽...幹媽...。」我狠勁的肏著岳母,用大肉棒填補她多年來的空虛。岳母是久旱逢甘霖,浪得屄洞中不停的淌出淫水,她在極度性愛歡愉中,愈來愈瘋狂:「啊...好倫兒...好哥哥...你的好雞巴...把媽...肏得...翻天了...媽要...做...妹妹...要天天...讓哥...大雞巴哥哥...肏...啊...。」我流著汗,肉棒還是努力的在抽插,聽到岳母淫聲連連,我也感覺龜頭又緊又熱:「媽...我的...雞巴...快...快...撐不住...好想...用力...肏...死妳...。」她也即將進入最後高潮,兩片陰唇緊縮,吸著肉棒說:「好哥哥...大雞巴哥...都射到...妹妹...的...肉洞...給我...都...給我...啊...我...也要流...流...流出來...了...啊...。」倆人在「啊─」聲中同時達到高潮,岳母淫液飛濺,我將熱烘烘的陽精全部射到她的子宮裏。雖然停止了動作,我們仍然維持著抽插的姿勢。岳母喘著大氣,轉過頭說:「小...倫...媽的好...寶貝...媽好多年...沒這樣...爽過...原本枯乾...的...屄洞...被你的...大雞巴...肏到...流出...騷水...啊...讓你...肏死算了...。」我知道岳母已成為我第三個女人,以後有很多機會幹她。「好人兒...你真的...不嫌...媽老?...願意...肏媽...的屄肉?...媽可比不上...小麗啊...。」她老些擔心這個。扶著雪白豐腴的肥臀,我試著再幹幾下:「媽,別操心這個,妳的奶子和屁股好飽滿、好滑嫩,就像是二十歲的大姑娘。小屄肉也好緊,就像沒生過小孩似的,讓我肏的直打哆嗦,您瞧瞧,我的大雞巴不是在妳的肉洞裏一翹一翹的?。」岳母嘆口氣說:「唉,人都讓你肏了,以後就看你的良心了...。」搖搖肥臀又說:「好姑爺,大雞巴肏夠了吧?那邊有衛生紙,幫我拿些過來,該清理了,等下還有時間肏嘛...。」依她所言,遞過衛生紙,退了身,算是完成第一次交媾。岳母先進浴室,然後才換我,等我走出浴室回房,只見她光溜著身子,屈起左腿坐在床沿正在穿絲襪。「啊,媽,妳這和小麗一樣嘛!她也喜歡穿著絲襪幹,妳們還真的是母女連心。」岳母站起身,將大腿襪往上拉緊,又坐回床沿,抬起一條美腿自嘆:「小麗的身材是我的遺傳,兩條腿很修長。倫,妳知道嗎?她喜歡穿著絲襪讓你幹,也是我傳授她的。」她向後躺,以手肘支撐上身,右腿則伸向我的胯間,以腳趾頭逗弄我的小肉棒:「女人有兩件要緊的事,在餐桌上要抓住男人的胃,在床上就要抓住男人的雞巴。所以讓男人肏弄時,該露就露,儘量賣弄性感。倫,小麗一定也會用腳玩你的雞巴和龜頭吧?這都是媽教的呢。」看她得意的笑,想起小麗的那股風騷勁,經常穿不同顏色的吊帶襪勾引我,原來是有高人指點。我用漸漸發漲的肉棒挺弄她的腳窩說:「原來媽這麼有本事,把小麗調教得那麼我好,但這十幾年妳可苦了。」岳母杏眼大睜,半真半假的瞪著我:「還說呢,媽這些年苦守的的貞節牌坊都被你肏塌了。唉,算了,媽寧願讓你用大雞巴肏屄,真的是好舒服,都要上天了。倫,說真的,以後幹完小麗,也別忘了幹幹媽...。」「媽,這不打緊,以後我會好好伺候您,眼下我的肉棒又被您挑硬了...。」岳母笑咪咪的說:「這招很管用吧?來,好人兒,媽在這兒,在等你的...大雞巴...肏屄呢...。」等她躺好,我跨身而上,挺起肉棒,對準蜜穴,但只將龜頭頂在肉洞口,並未插入。「嗯...這樣好...慢慢來...先用龜頭玩玩...。」在她的鼓勵下,我握著肉棒在她的兩片陰唇間上下刷著:「媽,小麗很喜歡這樣玩...。」「嗯...好...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嗯...別叫媽...怪難為情的...。」「我知道媽的芳名是美玲,叫...玲姐...好嗎?」「嗯...好...慢慢肏弄...姐姐的...嫩屄...先讓...龜頭...沾點...屄水...嗯...哥...好壞...用龜頭...頂姐姐的...陰蒂...啊...好舒服...陰蒂在...抖...嗯...屄肉裏...有點癢...哥...插進來...姐姐要...大雞巴...插進來...哥...肏姐姐...肏屄嘛...。」我這時還不理會她,自顧玩我的,她那兩片粉紅色的陰唇,早已因溪水潺潺,在燈光中發亮。岳母急了,嘴角發嗲:「好哥哥...玲兒...要你...幹...要你...用...大雞巴...肏...玲兒...的嫩屄...哥...人家...好酸麻...玲兒...是哥的...好妻子...好妹妹...。」不但岳母心急,我的耳根也舒爽到了極點,但先前那次是猛肏,這回得放緩速度,讓肉棒慢慢享用岳母迷人的淫穴。將肉棒徐徐插入到底,岳母發出滿意的「啊─」聲。我低下身子,趴在她嬌軀上:「玲兒,這次幹久一點,好不好?」她的香臉堆著淫笑:「當然好,哥的大雞巴就泡在玲兒的肉屄裏,泡久點...。」我抽冷子動一下:「玲兒,妳好漂亮。」岳母噘起嘴,像小姑娘似的:「哥,別只是嘴上說,玲兒就躺在你的眼前,你想要怎樣?」我吻了下去,四片唇相接,她立刻伸手環著我,吐出舌頭,以舌尖在我的嘴內探索和挑逗。我也用舌尖翻攪,吸著她的香津,隨著擁吻的熱烈進行,她的呼吸聲逐漸變得又短而且急促。舔吻很久,然後四唇慢慢分開,這才發現她的長髮有些亂了。她的美目充滿了野火般的熱情:「嗯...哥...好舒服...玲兒...永遠是...哥的...好妹妹...嗯...哥壞...用龜頭...肏...妹妹的...花心...。」我撫弄她的頭髮,輕吻她的額頭、鼻子、香頰:「玲兒,妳今晚怎麼只穿大腿襪,沒穿吊帶?」「嗯,我猜想小麗穿的吊帶襪一定很性感,我的比不上,吊帶襪在這兒不好買,花色也少,這些還都是小麗寄來的。等到了廣州買些新鮮貨,再穿給哥看,嗯...。啊,我在說什麼?」還挺貼心的,肉棒戳兩下,揉捏她雪白的香乳:「以後我會照顧玲兒,享用玲兒的肉體。」「就看你了,不過哥的雞巴真好,把玲兒的屄肉插得飽飽的...還真舒服...。」「這些年妳都沒想過?」「我又不是觀音,老公過世那麼多年,怎沒想過?早些時都靠自己手淫,這幾年...這段日子...才有小麗的幫忙...。」哈,從小麗嘴裏早已得知她們母女很親近,卻沒料到親近到如此程度。咦,難不成這件事是小麗和媽私底下商量好的?我當時就覺得奇怪,岳母又不是小孩,不會自己搭飛機來,非得要我接?心頭一想,還挺感謝家鄉那兩位美人兒,肉棒又抽插兩下:「是不是妳在手淫時被小麗看到?」「嗯...冤家...你不會...多肏幾下嘛...。嗯...有天晚上我又在自己撫摸陰唇,正在高潮時,一沒留神,竟讓小麗進了房間。我嚇了半死,她反而安慰我。唉,這真是冤孽,我們母女成了姐妹,從此互相愛撫、互相舔吻...。直到前年,女兒去了廣州,才會嫁給你,被你幹了。今天呢,連我這個做媽的也被你幹了,你說這是不是冤孽?啊...好人兒...大雞巴...多...肏幾下...玲兒...好喜歡...被...姑爺的...幹...嫩屄...玲兒...是...哥的...好...屄妹...。」岳母正享受著性愛,她目前還不知道我一向是三人行,而且小麗還是我第二個女人。改變戰法,我從濕淋淋的蜜穴中抽出肉棒,岳母有些急了:「怎麼不幹玲兒了?是嫌玲兒老?啊...你張開玲兒雙腿...想仔細...看玲兒...屄屄...嫩不嫩...?」我怎會只想看?低下頭塞入她兩腿中,先舔吻陰唇...。岳母扭動著身子,嘴裏因歡悅而嬌喘:「啊...真棒...比小麗...舔的好...啊...哥...吸...妹妹的...陰蒂...啊...妹妹...好舒服...妹妹...愛你...啊...妹妹流了...好多的...屄水...。」我捧起岳母的肥臀,一陣狂舔狂吸,讓她的陰唇、陰蒂得到至高的享受,也將她流出來的玉露全吞入肚中。然後再提槍上馬,回到原先做愛姿勢。岳母被我搞得風情萬種,她伸手摸我的嘴唇:「瞧你,嘴巴上還沾著玲兒的蜜汁...剛才好爽...你真會舔屄...嗯...哥...舔玲兒的屄...不嫌髒...?」「怎麼會呢?健康女人的屄水,不但不髒,還有一點甜味,而且還是微鹼,對男人才好呢。」她被逗樂了:「這是什麼理論?你怎麼知道這些?」「是我媽說的。」岳母有些迷惑:「你媽說的?她什麼時候說的?」「就像現在這樣,她躺著被我幹的時候說的。」「什麼!」我感覺到岳母的身子大力的振動,而且她還想推開我,但被我壓著,雙手根本起不了作用。先前的濃情蜜意一下子就消失了,岳母知道自己動彈不得,雙眼泛紅:「小倫,你怎麼...連親生母親都不放過?這還算是人嗎?小麗也真可憐,我們還是停了吧。」這個時候當然不能停,否則一定前功盡棄,我甚至還用力的肏她:「好玲兒,別可憐小麗,她早就知道了,而且她也喜歡每晚三人同床。」岳母還在嘴硬:「小麗允許你這樣?啊...還肏...還不...放過...媽...你要媽...怎辦...?」我一面肏屄,一面告訴她發現母親手淫的經過,其實就像小麗發現她手淫一樣。「啊...天...女人...真命苦...死了男人就得...守活寡...常年下來...很難受...每晚要...煎熬...你媽...她也真...可憐...。」岳母的語氣有點無奈,但也不再堅持,我又親吻她:「好玲兒,我這次來接妳,應該就是我媽和小麗商量好的。她們不方便直說,就利用我來接機,讓咱們生米煮成熟飯。還有,我媽現在也不難受,很快活;玲兒現在快活嗎?」她似乎也有些明白,但還沒恢復先前的媚態:「妳說小麗知道你這檔子事?她可從沒提過。」我當然得說明白:「她婚前就知道,還是我媽親口對她說的。」「哎,怎麼會這樣?都亂了套。喂,這事沒人知道吧?」哇靠,稱呼都改了。我立刻回說:「這能到處嚷嚷?小麗和我媽都是口風緊的人。」岳母幽幽的說:「嗯...小麗和妳媽...也考慮到我的...難熬...真難為她倆。」思索片刻又說:「哎,這是命。嗯...討厭...隨你啦...玲兒...很快活...對了...你媽被...肏屄時...都叫你...什麼...?」「她也親熱的叫老公...大雞巴哥哥...。」岳母將玉腿環上我的腰,輕搖肥臀:「來吧...肏玲兒的嫩屄...玲兒...要哥的...大雞巴...狠肏...啊...我的...好哥哥...。」沒再說話,我快速使力,以大肉棒抽插岳母的屄肉,倆人在她淫蕩的呼叫聲中,達到性愛巔峰。再次清理過,倆人赤裸的擁抱躺在床上。岳母親親我說:「倫,可別急著睡,玲兒的騷屄今晚要吃個夠,你的雞巴可別是銀樣臘頭槍呦。」我伸手在她豐臀上拍了一下說:「玲姐放心,我的雞巴會顯本事的,今晚會肏翻妳的嫩屄。」她高興的笑著:「我的大雞巴哥哥,每晚三人行,你是先幹小麗還是先幹你媽?」「這沒得准,先幹後幹差不多,反正都要幹。不過,以次數算,小麗比較多。」岳母聽罷,以過來人口氣說:「那是當然,小麗還年輕嘛。你媽有點年紀,被肏過一次,可飽好幾天。」我撫摸她的陰穴:「那玲姐今晚一定吃個飽,把以前的都補回來。」她笑罵道:「胡說些什麼?怎麼補啊?說真的,到了廣州,我可要和你媽多親熱些。」「怎麼?把姑爺丟在一旁不理?」岳母摸著漸漸發漲的肉棒說:「一家四口,只有你長著雞巴,我們三個女人只有肉屄,還不是得讓你肏?我是說,不那麼急的時候,我會陪她彼此慰藉。」三女配一男,我當然興奮:「得在客廳幹,沒這麼大的床擠四個人。我和小麗睡的大床,躺三人就嫌擠。我媽常是幹完後,回她的房睡。」岳母捏著我的肉棒說:「我看你滿腦子不是幹就是肏,我說啊,你不但三個肉屄要好好幹,在單位上班也要好好幹。」「當然,我在單位裡還是模範。好姐姐,屄洞流騷水了,有點濕呢。」岳母風情萬種的說:「倫,好姑爺,好哥哥,嗯...玲兒肉屄濕了,要哥哥用大雞巴肏。玲兒躺著,讓大雞巴哥哥從上面幹,好嗎?」這有什麼不好?翻身跨上,將肉棒深深插進岳母的嫩屄...。這一夜,我肏了岳母五次,真是爽。本來是說好當天就回去的,可是我和岳母都想不急著走,直到媽連打了好幾通電話,我們才不得不坐上飛機。這是好幾小時的飛行,飛機上乘客不多,前後座都是空的。我向空姐要了張大毛毯蓋在倆人身上,以免因空調著涼。在毛毯遮掩下,我偷偷把手伸向岳母的大腿,沒想到她已分開兩條玉腿!於是我順勢掀開絲褲,將手指插進已略微濕滑的肉縫...。她偏過頭低聲說:「倫,這樣就好了,在飛機上呢...。對了,回到家,可不許你說什麼,我會自己說。」我當然不會對家裏的兩位美人兒嚷嚷:岳母已經被我幹了!由她自己說是對的。於是點點頭,手底下則輕捏她的陰蒂...。岳母紅著雙頰,嬌媚的輕斥:「怎摸到那兒去?不是又想讓我出水吧?」她的手也不老實,橫在我的褲檔上:「嗯...玲兒也替你摸摸...真壞...雞巴怎麼...這麼硬...?」兩人卿卿我我正在享受時,岳母突然杏眼圓睜、惡狠狠的瞪我一眼:「三個女人陪伴,真是便宜了你這小子!」






相關閱讀
   
情色影片,亂倫影片,日本免費色情直播網站,在線美女聊天視頻直播,寂寞交友富婆聊天室,台灣影視論壇,聊天室福利在線視頻,漾美眉視訊交友聊天室,真人性愛聊天室,韓國美女視頻直播間
裸聊直播間,真愛旅舍福利啪啪聊天室,美女秀場裸聊直播間,開放性多人聊天室,後宮視訊,173視訊聊天交友網,小可愛視訊,美女視訊影音,成人影片,色情美女視頻聊天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