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給了瘋女人

 

放學的時候我又繞路回家,從這裡走到家要多花十多分鐘,但是誰都不會注意到的,我心裡想著,穿過狹窄的小巷,眼前一亮,就到了那片拆遷區,踩著地上有些硌腳的破磚爛瓦,我卻渾然不覺,心臟突突地猛跳著,還會看到嗎?那個讓我徹夜難眠的赤裸女人。

我小心地放慢了腳步,身旁一塊歪歪斜斜的木板上寫著:正在施工,請勿靠近!四周拆得七零八落的屋宇好像隨時都會倒塌一般,我卻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害怕,而是把目光轉向那間拆了一半屋頂和窗戶的平房,心裡等待著奇跡再次發生。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有了一種強烈的慾望,每天清晨醒來我的雞雞都會變得又硬又漲,那裡面似乎有什麼東西想要噴薄而出,我留心起街邊陽台上掛著的花花綠綠的女人纖薄的內衣內褲,開始從能夠找到的所有文字中尋找著陰道,乳房一類讓我血脈噴張的字眼,甚至從字典中找到了對勃起的解釋。

就在幾天前,偶然路過這片拆遷區,聽到一群孩子的哇哇亂叫聲,我抬眼看到了令我魂牽夢繞的一幕,就在那間拆了半截的房子裡,透過沒有了窗框的窗戶,我看到那個半裸的女人,她留著一頭雜亂糾結的長髮,臉上帶著癡癡的笑容,對著那些小孩噢噢叫喚,那些小孩都嚇得遠遠躲開,有的還撿起了地上的殘磚準備向她投擲。

不知哪來的勇氣,我連忙喝止了這些小孩,他們都是一些小學生,而我已經是一名高二的學生,身材也比他們高大得多,一個小孩對我喊道:「她是個瘋子,為什麼不許我們打瘋子。」

「不許就是不許。

快走開!」我做出一副嚇人的樣子對這些小孩吼道。

我才不會准許他們破壞這道美麗的風景,那個瘋女人還站在窗口,傻傻地笑著,嘴裡發著含糊不清的聲音,她的上半身什麼都沒有穿,胸前一對巨大的奶子微微下垂,伴隨著她的傻笑,那對漂亮的奶子左右搖擺著,粉紅的奶頭又大又圓,像是兩顆飽滿的葡萄。

她的肚皮上佈滿了泥垢,只有肚臍那一小片地方露出一點白皙的肌膚。

等那些小孩不情不願地離開後我足足呆了七八分鐘,飢渴的雙眼死死地盯著那對奶子再也捨不得離開,直到那瘋女人彎腰躬身離開了窗口。

回到家以後,我的頭腦裡就再也擺脫不開那對奶子,我在心裡想像著它的柔嫩光滑,渴望著能夠緊緊地抓在手裡搓揉,以至於最近幾天,連上課的時候我都在想像那肚臍往下的地方該是怎樣的光景。

我想我也要瘋了,再不做點什麼的話,我一定會發瘋的。

經過幾天的觀察,我發現這片拆遷區不知什麼原因好像是停工了,工地上從來沒有見到過施工人員,只剩下一片殘破的斷垣殘壁和一地的碎磚爛瓦,而那塊警示牌也讓許多路人不敢靠近,只有我每天放學都特意經過這裡,渴望從窗口再一次見到那抹美麗的風景。

可惜有好幾天了,我卻再沒有看見那個光著上身的女人,難道是她到了別的地方,沒有寄居在這裡了嗎?我的心裡充滿了失望的情緒,感覺到空落落的。

所以今天我打算再走進一些,或者靠近她所在的那道窗戶。

我小心地邁過殘留在地上的斷壁,心跳發出的聲音連我都可以聽得到,完全忘記了這裡的危險。

我終於走到窗前,一股柴火的味道混雜著淡淡的霉味撲面而來,越過窗口,我看見房間的一角擺放著幾扇拆下的木門窗框,屋子正中間有一個燒過了火的柴火堆,在房間另一角的地上鋪了好幾件破破爛爛的衣物,而那個瘋女人正躺在那些衣服上面,她半閉著眼睛,大概是聽到了我的腳步聲,就抬頭望著我。

她還是赤裸著上身,巨大的奶子軟軟地滑到身體的一邊,看起來完全沒有站著的時候那樣大,下身卻只穿了一條內褲,是那種平角的花短褲,一雙長而白皙的大腿交叉著疊在一起。

我還從來沒有見過穿短褲的女人,看著那雙白生生的大長腿,我的心跳更快了,胯下彷彿被點燃了一團火,漲得十分難受。

我趕緊從書包裡翻出早餐時只咬過一口的麵包,拿在手上,輕輕地跨進窗戶,慢慢靠近瘋女人,蹲下身子將麵包遞給她。

瘋女人似乎有些害怕,她蜷縮著靠向身後的牆壁,可惜動作卻非常遲緩,顯得既虛弱又無力。

肯定是餓了好幾天吧,我想到,可能她幾天以來就是因為沒有吃的才不再露面的。

麵包散發的香味到底引起了她的注意,也不再害怕,她搖晃著奶子向我靠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我手裡焦黃香脆的麵包,我卻有些害怕起來,她越是靠近我,她身上的那股酸臭的味道就變得更加濃烈,我突然怕她會傷害我,聽說瘋子打死人的話是不用負什麼法律責任的。

我趕緊將麵包丟到她的懷裡,脆脆的麵包皮碰到她的奶子,順著她花啦吧唧肚皮掉在她的大腿上,她慌忙一把抓住,不管不顧地就往嘴裡塞,肯定還不到五秒鐘就將長長的麵包完全吞進肚裡,似乎根本就沒有嚼一下。

吃完麵包,顯然是對我放鬆了警惕,她又眼巴巴地看著我,傻傻地笑著,「還要,」,「吃的。」

她含混不清的說道。

幸好我的書包裡還有兩個蘋果,那是好幾天以前放到裡面的,要不是剛才翻麵包出來,我幾乎都忘了。

我掏出蘋果,遞了一個給她。

她拿在手裡,捧到鼻子下聞了聞,才吃吃地笑出聲來,卡吧咬下一口,心滿意足地咀嚼著。

蘋果的汁液從她嘴裡溢出,順著下巴一直流淌而下,在她灰不溜秋的胸口上衝出一道白白的線條。

這時候,我才看清她的容貌,她長得並不漂亮,可也說不上醜陋,一張平凡的臉,眼睛不大不小,透出一種迷離的神色,鼻子小巧秀氣,雙唇厚實豐滿,左臉上有一道細細的疤痕,可胸前那對奶子實在巨大,好像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一般,不但青筋暴漲血管隱約可見,還低垂到了小腹上。

腹部卻沒有贅肉,平坦光滑,白嫩的兩腿又細又長。

胯下的那團火讓我失去了理智,忘記了一切,我伸手按在她的一隻奶子上,一種觸電般的感覺立即傳遍全身,手掌和指尖觸碰到的那團溫熱柔軟的奶子似乎在微微跳動。

瘋女人看了我一眼,卻沒有把我的手推開,而是繼續咬著那只蘋果。

奶子真的好大,我的一隻手根本就握不完,我輕輕地揉捏著,指尖慢慢滑下,感受著這從未有過的溫柔,指頭碰觸到了粉嫩的奶頭,奶頭上有一些微微凸起的顆粒,摸起來感覺要比奶子粗糙一些,我試著捏了一下,瘋女人顫抖著哼了一聲。

我的手又慢慢往下,在她平滑的腹部輕輕撫摸著,到達肚臍的時候,她推開了我的手,吃吃地笑著,可惜我已經顧不得許多,我把手裡剩下的蘋果交到她的手上,順勢搭在了她的大腿上。

現在她的兩手都沒有了空閒,我的手順著她那條寬大的短褲,從開口很大的褲腳伸了進去,沿著柔嫩的大腿一步步往上遊走,指尖慢慢向上,似乎碰到了一些毛髮一樣的東西,好在早在初三的時候我已經長出陰毛,我馬上就明白我摸到的一定是女人的陰毛,我的心臟像是快要跳出胸腔,我知道只要再往裡一點,我就會觸碰到女人的陰道,會是像那些小女孩一樣只是一條細細的縫隙嗎?我馬上就要達成所願了嗎?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小孩的嬉鬧聲,就像是一盆涼水從頭澆下,嚇得我趕緊抽回手,千萬不能讓他們發現我在這裡,我希望他們不會過多停留。

可是那些小孩似乎玩的很開心,在外面又叫又鬧的。

彷彿時間都停止了一般,我呆呆地望著窗外,側耳傾聽著外面的動靜,也不知過了多久,總算聽不到那些小孩的笑鬧聲,我才敢站起身朝窗外觀望,此時那瘋女人早吃完了手裡的蘋果,正笑嘻嘻地想要站起來,我趕緊說道:「乖乖坐著,等晚點我再拿吃的給你。」

說完,也不管她有沒有聽懂,我慌忙翻出窗外,逃也似地向家裡跑去。

回到家,我的心還在狂跳不止,好在父母都還沒有下班,誰也沒有發現我的異常。

等到了晚飯的時候,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我已經完全恢復了正常,頭腦裡卻充滿了滑嫩的奶子,凸起的奶頭,女人的陰毛,還有沒有摸到的陰道。

最後,鬼使神差般的,我對父母說道:「晚上我要到同學家複習功課,可能會晚點回來。」

父母沒有產生任何懷疑,因為我從來沒有對他們撒過謊,「我帶點吃的過去,要是複習晚了,也不好麻煩人家。」

我臉不紅心不跳地說著,站起身來。

出門的時候,我不得不佩服自己是個撒謊大師,興許是對女人的渴望讓我變得更加聰明。

走到那片拆遷小區,天已經完全黑了下去,這裡連一個人影都沒有看到,我卻一點都不害怕,只是對馬上就要實現的夢想興奮不已。

瘋女人住的房間此時透出微弱亮光,等我走進一看,原來是她又升起了火,旁邊還放著好些粗細不一的木材,肯定是她又恢復了體力,到那些斷壁殘垣中撿來的。

火堆燃燒著,聽得見木頭燒裂時辟啪亂響的聲音。

看見我進來,她只是抬頭看了一眼,就繼續扒弄著那堆火,再不看我一眼。

可我卻被白天的事情嚇得不輕,我將書包放在地上,抬起房裡堆放的一扇門板檔住窗口,又跑到外面看了一眼,再確定一回外面沒有人,才回到她身邊。

打開書包,拿出兩瓶礦泉水,一大包牛肉乾,一袋全麥麵包,一張毛巾,我向她招了招手,「哎,吃的來了,你餓不餓?」她肯定餓,或者說很長時間都沒有吃飽過了,看見我拿出的一大堆食物,就向我靠攏過來。

我撕開所有的口袋,把食物都堆到她的面前,看著她一邊手忙腳亂地抓起牛肉乾往嘴裡塞,一邊感激地朝我點頭,一對大奶子在胸前晃動著,我胯下的那團火也很快被點燃。

趁她胡吃海塞的時候,我擰開礦泉水,打濕毛巾,輕輕地幫她擦拭著身體,白色的毛巾很快就變成了黑色,我不斷地換到沒有使用過的地方繼續擦拭著,等擦到她的小腹,她卻吃吃地笑個不停,不許我再擦下去。

擦拭過的肌膚在火光下顯出白嫩的顏色,雙乳也變得更加光滑,連奶頭也更加粉嫩,我將毛巾放到一邊,仔細地撫摸起來,兩手輕輕握住她的一對奶子,慢慢感受著這溫暖柔嫩的感覺,我一邊搓揉著她的奶子,一邊放下一隻手,慢慢伸進她的大短褲。

很快我就觸碰到了那些柔軟的陰毛,順著陰毛往下,是一條細細的縫隙,本來我以為和那些小女孩一樣一直往下都是一條縫,可是越往下摸,感覺那條縫慢慢變寬,我的手指上也不知怎麼就朝縫隙裡伸了進去,瘋女人渾身都抖了起來,一邊吃著東西,一邊挪動身子朝我手指擠壓著。

那道縫隙裡流趟出水一樣的東西,讓我的手指變得更加潤滑,我對她說道:「你撒尿了?」她還是吃吃地笑著,卻沒有再吃東西,而是扭動著身子靠在我身上,我抽出手放到鼻子下聞了聞,有一股騷臭的味道,卻不是尿的那種,我又伸手進去,這回是直接從褲腰上伸進去的,我這回摸到的是濕漉漉的一片泥濘,她馬上扭動身子迎合著我的手,我的手指很快就伸到了陰道裡面,指尖觸摸到的是世界上最最柔嫩的事物,陰道裡面潤滑而溫暖,比舌頭還要細膩,比嘴唇還要柔和,比世界上最溫暖的懷抱還要溫柔,我感覺我的雞巴就要爆裂開來,一股勢不可擋的力量在那兒跳動著,尋覓著。

我一手去扒她的內褲,另一隻手卻被她緊緊地按著,她似乎在享受著我的手指對她陰道的按摩,她的身軀扭動著,一雙大奶子不斷往我的身上蹭,不停地向我擠壓過來。

等好不容易才褪下她那條寬大內褲的一條腿,露出她肥白的屁股,我馬上就在火光下看到了日思夜想的寶貝,那絕對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事物,一條細細的縫隙,兩道高高隆起的肉阜,翅膀一樣的兩片嫩肉左右對稱地長在兩旁,中間是粉嫩暗紅的穴口,此時我的手指已經伸進小穴,在她的扭動下,可以看到小穴裡面是充滿皺褶的一片粉紅,直到這時,我才肯定我的手指沾上的不是尿液,而是一種白糊糊的液體,熱熱的,滑滑的。

我也褪下了我的褲子,脫下了內褲,此時我的雞巴挺立著,暴漲著,像有一團火在裡面燃燒,從來就不懂什麼是做愛的我,突然想到,應該把雞巴放進她的陰道裡面,那樣肯定會好受一些。

我費力地抽回手指,將她撲在身下,挺直的雞巴對著她的小穴就直直地刺去,可是總也對不准位置,我想低頭看看,卻被她緊緊摟在懷裡,一對巨大的奶子蹭到我的臉上,讓我有些喘不過氣來。

突然,我覺得有一隻細嫩的手在幫我,是這個瘋女人的手,我能夠感覺得到指肚上的老繭,在她的引導下,我感覺我的雞巴很快就進入到了一片狹窄的空間裡,那是一個溫暖柔滑的地方,四面都是嫩嫩的,軟軟的,濕濕的,可我的雞巴卻變得更加狂暴,漲得更加難受。

瘋女人口裡突然發出一種哼哼唧唧的聲音,似乎她也非常難受,她更加劇了身體的扭動,大奶子上的兩個奶頭也不斷地敲打著我的嘴唇,就在她這樣不斷扭動的時候,我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暢快,雞巴在她陰道緊緊包裹下的滑動令我的全身都舒暢無比,原來是這樣,要動來動去的才舒服,我也跟著她扭動起來,又突發奇想很想將她的奶頭含進口裡,我尋找著,就像獵手一樣盯著在我眼前晃動的葡萄般的粉嫩奶頭,不一會我就捕獲到了我的獵物,將一邊的奶頭含在在嘴裡,我啜吸著,吮咂著,不時又用舌頭舔舐著奶頭上細嫩的顆粒。

瘋女人的叫聲更大了,還重重地喘起了粗氣,把我摟得更緊,還將陰道往我的雞巴上死命的抵,我卻感覺得到她的陰道更濕滑,只要我輕輕一動變得粗大異常的雞巴就會滑出她的陰道。

我覺得這樣很有趣,只要她的陰道抵過來,我就也向她抵過去,她只要稍稍把屁股往後縮,我就將雞巴滑著退出一點。

只不過這樣進行了幾次,我就覺得這樣讓我更舒服,於是我特意這樣將雞巴在她的陰道裡進進出出的,這樣做的感覺讓我簡直無法形容,就像是癢到了骨子裡面一樣,卻非常的舒暢,又像是飛上了天空,完全無拘無束地翱翔在宇宙間,飛得越來越高,越來越高,最後我感覺我的雞巴爆炸了,一種令我差點昏厥的快感襲來,從我的雞巴裡,從我的身體裡噴出了一些滾燙的液體,像是射擊出來的一樣地進了她的陰道。

很快我就感覺到了疲乏,瘋女人的動靜卻越來越大,越來越大,最後拚命地用陰道抵緊我的雞巴,突然高喊一聲,像是暈了過去。

我嚇了一跳,以為她死了,我趕緊抽出在她陰道裡已經變軟的雞巴,穿上褲子,用手試了試她的鼻息,還好,鼻孔裡還喘著氣,這時她也慢慢睜開了眼睛,臉上紅得像雞屁股一樣,還朝我傻傻地笑著,我指指地上剩下的食物,也朝她笑了笑,幫她把褲子穿好,「我走了,過幾天再來看你。」

做完這些之後,我對她說道,又摸了幾把她白嫩巨大的奶子。

後來,我又去看過這個瘋女人幾次,但都沒有同她做愛,只是給她送去一些吃的東西,直到有一天,在那片拆遷小區裡再也沒有找到她。

興許,是因為又開始施工了吧,看著那些進出小區的工人,我暗暗想到。
同城一夜交友-交友視頻直播間-閃電約會-6699台灣聊天室-台灣祼聊聊天室,線上成人
-一夜i情同城交友網-盡情約炮直播間-美女主播裸聊聊天室-真愛聊天視頻旅舍,酷比成人
-同城交友找e夜情qq群-陌陌約炮交友-韓國美女聊天視頻-哪個聊天室最開放,哈特成人網
-美女主播直播間-秀吧視頻互動社區-完全免費在線AV視頻-美女視頻直播聊天室,成人網站





相關閱讀
   
金瓶梅視訊,福利聊天室你懂的,午夜聊天室,同城寂寞男女交友網,line視訊,美女視訊影音,免費祼聊聊天室,美女主播福利視頻,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允許賣肉的直播平台
台灣情人視頻聊天室,愛秀啦 - 線上直播,s383live 視訊,173視訊聊天,免費直播真人秀,大尺度真人秀場聊天室,真人秀場視頻聊天室,國外免費色情直播網站,protein 日本視訊,午夜激情直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