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意外,漸漸擊破媽媽的防線

 

第一道防線-監獄之役

我叫張才,從我的名字已經知道我父母有多想我成材了。

原本是爸爸當嚴父,媽媽當慈母的,但自老爸在我初中一年班時急病死後,爸爸在臨終前交落要媽媽好好訓練我成材後,媽媽也成為了嚴母。在她的嚴厲管教下,我的成績一直是在上游,儘管她多滿意我的成績,她也不會輕易鬆懈對我們的管教,因為她怕一但疏於鞭策的話便會有負亡夫對她的要求。

媽媽原本也不是家庭主婦,自己也是高材生,是一名臨床心理醫生。平時在精神病院上班,有時要出勤到監獄,平時上班的她,和在家中扮演嚴母的她是截然不同的人,身為心理醫生的她平易近人,和平常在家鮮有笑容的她差遠了。

我很享受有機會接她下班的機會,因為笑著的媽媽看起來是很漂亮的。除此之外,她面對外人時也會放下嚴母角色的。

抑壓愈大,壓力也愈大。在繁重的功課考試壓力,加上踏入了青春期,我染上了手淫這個壞習慣。

由於日間我要溫習,晚上偷偷地在碌架床上插上耳機,偷偷地在媽媽的下層手淫。

而我看的影片,大都是強姦,輪姦等重口味影片。冒著被發現的風險手淫十分刺激,令我次次都射很多。

有一天,如是者又是一個面對考試壓力的日子,唯一不同的是,今天回到家中的媽媽,沒有了過往的嚴母氣場,黑色套裝明顯有異樣,最奇怪是每天都有穿的黑絲襪不翼而飛,媽媽神情恍惚,但也流露出半點悅意。這個景象,是我十六年人生首次看見的,但這個樣子的媽媽,居然是可愛極了。

又是一個晚上,我插入耳機,手按著肉棒,享受難得的自由。

今天,卻有一個聲稱是偷拍的影片上傳了在色情網站上。十個聲稱偷拍的,九個也是日本拍的,但看起來那個背景蠻好看的,我就按進去看了,什麼「絕密,監獄內強姦犯死前一姦」的影片。

檔名倒是改得不錯,而且我的城市最近真是發生了一場監獄暴動,真想不到今日的色情影片也蠻貼近時事的,但內容如何卻不知道。

影片的開頭是用閉路電視的鏡頭拍著一個監獄病房,那位病人看起來十分虛弱地睡在病床前,閉路電視有幾個鏡頭的,一個是直接影住病房內的情況,一開始只有犯人在病房內,另一個鏡頭就是拍著病房出面,清楚看到有兩位獄卒在病房站崗,還有幾個鏡頭都是影著病房內的情況。

不是嘛,我認得那個犯人,他是多年前著名的強姦犯,新聞報導指他多次強姦婦女,被判終身監禁的那個何勇嗎?看起來這段影片的可信性頗高的。

過了數分鐘後,有一位女性走到病房門前,兩位獄卒查一查她的證件就讓那個身穿黑色套裝的女人進去了。是她的律師嗎?他要被假釋出獄了嗎?

一開始的時候只可以看到這位女性的身材和服飾,雖然說不出名字,但這個女人看起來有點面熟,好像是我認識的人似的。

我看見那位女士把一張椅放到病床旁邊。她拿出一些書寫工具跟犯人談話。

由於她背向閉路電視,所以到到這一刻為止我都不能看到女主角的容貌。閉路電視錄有現場的對話的,比起一些法律問題,這位小姐問的都是圍繞著犯人的問題,包括問他的生命如何,還叫他勇敢面對自己的症病,我隱約聽到心臟衰竭的字眼,原來何勇患上了心臟病嗎?

我對他們的對答沒有興趣,只是覺得連那個女人的聲線也很面熟,就快轉了。

去到十五分鐘左右,監獄的警鐘響了。

鏡頭回到病房前,兩位獄卒收到上司的命令去鎮壓東翼的監獄暴動。兩個獄卒如臨大敵的,跑到集合地點穿起防暴裝備準備鎮壓暴動。

鏡頭回到病房入面,聽到警鐘聲的女士有點被嚇到了,作為非常駐監獄職員的她,明顯是第一次面對這一個場面。她作在椅子不敢亂動。看似虛弱的何勇叫那位女士靠近他。

「小姐,我有一個要求,不知道你可不可以滿足一下我這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嗎?」何勇問那位女士

「那要看是要做什麼了,你有什麼要求嗎?」那位女士回答著,她的聲線十分柔和,聽起來真的很舒服。

「你老老實實的回答我,我的情況大約可以活多久。」何勇用近乎絕望的聲音問。

「如果沒有奇蹟的話,相信大約可以活三個月左右吧!」女士問道。

「是嗎?這樣就要死掉真的太可惜了,幸好在我臨走之前還有你。」

何勇把手從被窩中拿出,手提著氧氣喉纏著那個女士的頸。

「你要幹什麼……」女士被突襲,喘不過氣來。

「小姐你比我強姦過的女人都要漂亮呀,我會很快的,你要忍耐一下吧!」

何勇和他看起來不一樣,力氣是那個女士的幾倍,那個女士根本毫無反抗之力。他把那個女人拉到床上,單手壓著女士的雙手,一手先輕易的脫下了那個女士的西裝外套,這時候女士的容貌終於揭曉了。

老天,她是我媽媽。

媽媽尖叫著,她知道大名鼎鼎的強姦犯何勇正在做什麼。她不停搖頭說不,但她根本沒有反抗的力氣,何勇用自己的身軀壓著媽媽的身體,另一隻手不慌不忙地解開一粒一粒鈕扣,媽媽的頭向下望,眼前是一大對阻住她的視野的乳房。

雖然我和我媽媽住了十六年了,但我從未沒有認真看過媽媽的身材,我居然沒有察覺到,我的媽媽居然有著如此巨大的乳房,那對巨乳撐著媽媽的白色裇衫,兩個大肉包在何勇解開鈕扣後跳了出來,一個保守的白色胸罩包著媽媽的乳房。

胸罩好像是媽媽胸部的最後一道防線,何勇不能輕易脫下她的胸罩。

「礙事的胸罩。」他粗暴的扯下媽媽的胸罩,扯下胸罩那一刻媽媽身體一晃,隨即被何勇打了一大巴掌。

「臭婆娘,現在死刑我也不怕呢,你要不服從我,要不我殺死你然後姦屍。」

他用兇狠的眼神看著媽媽,媽媽也明顯被他嚇到了,雙腿發軟,還尿了一點出來。

「哈哈哈,嚇到尿出來了嗎?不用怕,我會幹得你很舒服的。」

何勇把手伸起媽媽的西裝裙內,隔著她的黑絲襪按她的陰部,而按那一下,更刺激了她,令她又尿了一點出來。

何勇強吻著媽媽的每一寸肌膚,由她敏感的頸部開始吻。他用舌頭舔她的頸,令她痕癢,雙腿因為受到刺激而伸直了。

媽媽沒有受過此等羞辱,她閉起雙眼流淚,咬緊牙關忍受著這一些。何勇吻著她的面,強吻著她的嘴,把舌頭伸進了她的嘴裏。

吻夠了,他開始玩弄著媽媽的乳房。他用力的揉著媽媽的巨乳,暴力地玩弄她的乳房令她十分痛苦尖叫。

何勇的手不算小,倒是媽媽的巨乳大到何勇的手剛好蓋得住他的手。

乳房令她感到十分敏感,我看得出媽媽咬緊牙關的樣子不是在覺得痛,而是不能否認地她享受著一陣又一陣的快感電流正在刺激她的大腦,一陣又一陣的快感正在一波又一波的衝擊著她的理智。

她知道她正在被強姦,但她覺得現在的快感,這種快樂的感覺是不對的。她透過咬住兩唇去防止自己浪叫,但她的叫聲仍然隱約可見。

「小姐,你當我是誰呀?你放心淫叫吧,接下來才是真正的。」 何勇脫下媽媽的西裝裙,現在她身穿著被解開鈕扣的裇衫,下身只穿有一件褲襪和隱約可見的黑色內褲。黑色褲襪的末端還是沾濕了她的愛液。

「褲襪吧,我最喜歡的,是我那個給我戴綠帽子的前妻最愛穿的衣服。

何勇看到這件褲襪,快要流口水了。

「小姐你不乖,罰你不能穿褲襪回家囉。」他作勢要撕破她的褲襪。

「不不不,不要!」

媽媽大叫著,但一對薄薄的褲襪又豈能阻擋一個大男人的暴力呢,褲襪從陰部起被人撕破了,黑色的內褲也被他的手扯破了。

何勇掏出自己的肉棒,那條充滿信心的肉棒即使隔了這麼多年也未減威風,媽媽最可怕的惡夢快要發生了。是不是惡夢呢?

其實她覺得自己的腦袋已經變得奇怪了,他看著那根肉棒,她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少年沒有看過肉棒了。她的肉穴收縮,愛液分泌旺盛,雙腿呈M字型,不管她心裏怎麼想,她的身體是準備好迎接何勇的肉棒。

何勇把自己的肉棒插入媽媽的肉穴,用力的抽插。

原本試圖用咬兩唇防浪叫的媽媽,在肉棒插入一刻,理智已經被分解了。她放聲的浪叫,聲音傳到整個監獄病倉都聽得見,媽媽雙手抓緊床頭,受不了每下抽插帶來的強大刺激,肉穴收縮令何勇的肉棒享受超佳,但何勇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正在一步一步地把自己送到死神面前。

何勇用力地幹,連病床都要震動了。

監獄的一方在發生著暴動,一方卻上演著這一場春宮戲。

媽媽的緊肉穴比何勇想的來得厲害,他自己也幹到快要瘋了。他一邊幹,無視著自己的心絞痛。但一邊幹,他的心絞痛卻愈來愈嚴重。

他幹了大約三,四分鐘後,感到自己快要去了,而多年未有性經驗的媽媽也快要去了。何勇的心絞痛愈來愈痛,正快要射之前他已經感到頭暈。

「小姐……我要……」

他還沒有說完,就射了在媽媽的子宮內,而媽媽也感受到,跟隨何勇去了。

當這一切完了的時候,何勇倒在媽媽的身上。

媽媽先是錯愕,而然後用盡吃奶的力氣推起何勇下床。她先扣上裇衫的鈕扣,穿回西裝外套和西裝裙。她怕何勇醒過來,所以都穿得很快的。

她見褲襪都扯破又一大半,就把褲襪脫下收到手裏。但奇怪地何勇動也不動。媽媽按一按何勇的大動脈,發現他已經沒有脈搏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呀!」

媽媽拍打算病房門,按了叫人鈴,但都要等大約十多分鐘,東翼的騷動情況受到控制後,才有人意識到他們把媽媽關在病房倉內。還派人為何勇急救。媽媽當作沒事發生一樣,在獄卒開門後如常的離開,唯一的異樣是褲襪沒了,不知道有人察覺到。影片就此完了。
我掏了幾次管,想著睡在我上頭的媽媽居然被人強姦了,我也第一次察覺了我的媽媽是如此漂亮的尤物,而最重要的是,在這一刻,上面床的媽媽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在兩母子的心裏,各自有一道開關被打開了。

那個晚上我徹夜未眠,因為那條影片衝擊了我的理智。睡不了的我只好上一下洗手間去撒泡尿。

我覺得,這一天起,這間房子從此不一樣。

我掏出肉棒去撒尿,我照一照鏡子,看見鏡子背後有一個箱子。我的頭暈一暈,被箱子少少跘到了,我換轉頭看那個熟悉的箱子。

那個就是汙衣箱,是我們兩母子裝汙衣的箱子。

我沒有想過這個箱子是這麼邪惡的,裏頭裝著媽媽的衣件。我確認媽媽沒有醒過來後,鎖住了洗手間,從汙衣箱中找出媽媽穿過的衣服,當中最邪惡的就是胸罩了。那個包著她的肉包子的胸罩,我看了一看它的標籤,是36E。怪不得這麼大,但這是前幾天穿的衣服,不是今天穿的,我把它拿到我鼻邊,嗅聞著她的奶騷味和汗味,我一邊嗅一邊掏管,掏著掏著就順路射在馬桶上就完了。

天亮了,待在這裏很易被發現的,我就回到床上睡覺了。

大約九時半,我起床了。我知道遲起床的話會被狠狠的修理的,但九時半在媽媽心中已經是遲多了,慘了要被修理了。

我衝到客廳看到媽媽坐在餐桌上吃中餐,我急忙說:「我知錯了,昨天溫習晚了睡多了我以後不會……」

但媽媽居然沒有如我想的生氣,只是點點頭說:「不要多說話了,媽媽今日用心煮的早餐快要冷了,快來吃吧!」

「好……好吧,我知道了!」

奇怪,明明上一次星期天我八點半起床,被媽媽狠狠的罵了一大頓,今天居然還有愛心早餐吃?

我吃了幾下,果然怪了,真的很有心。之前不是簡單一塊方包,就是方便麵。今天居然是一個英式早餐,我吃得很快很急,因為這是很少有的,媽媽卻笑了一笑:「傻子,幾天未食飯嗎?慢慢吃,不用急,吃完看一下電視才溫習吧!」

什麼?還有電視看?

「媽,你有什麼事好高興嗎?為什麼你居然判若兩人的。」

我真的忍不住問,難道我看錯了嗎?

「沒有啦,你媽我那裏怪了!」

媽媽笑了笑,有點想少女被說中心事的一樣面紅了紅

「就是這個這個,你從前都不曾會笑的。」

我指著媽媽滿面笑容的樣子,媽媽卻抓住我的雙手說,「是嗎,原來我已經這麼久沒有在你面前笑了,真感到抱怨,我覺得以前的我做得太過分了,從今天開始我會對小才更好的。」

在我眼前的,不再是那個可怕的嚴母,而是一個風韻猶存而且充滿愛心的好媽媽。

但我以為昨晚的事件不會重演,包括媽咪被幹,和我對媽媽發情一事,但是……

(題外話,媽媽被姦一事對典獄長而言是一單大醜聞。獄方即日刪除了網上的片段,向外公佈強姦犯何勇心臟病發作死亡。最後給了一筆可觀的掩口費給女事主,即是媽媽就草草了事,把事件掩下去了
台灣真愛旅舍聊天室-台灣麗人聊天室破解-裸聊視頻-qvodav日本電影,85st影城舊新版
-色情艷舞聊天室-愛聊天室-夫妻秀聊天室-免費毛片網站-日本毛片網站-毛片綜合網,85街免費影片
-夫妻網聊天室-真人聊天室跳舞吧-裸聊網-倫理午夜電影在線直播-女生毛片網,85 st影城街st
-真人聊天室跳舞吧-高清絲襪美腿視頻-UT聊天-高清毛片快播倫理電影-成人AV毛片,85街論壇
-成年人性網站視頻免費-視頻直播聊天室成人-真愛旅舍-免費成人電影網毛片下載,85論壇






相關閱讀
   
金瓶梅影音視訊聊天室,85街,在線視頻語音聊天室,ut視訊正妹,真人性愛聊天室,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免費視訊,午夜直播美女福利視頻,一對一性聊天室,qq愛真人視訊
104meme影音,真愛旅舍免費視訊聊天室,色yy視頻直播間頻道,色情視訊,兔費色情視頻直播間,美女視頻直播秀房間,夫妻真人秀聊天室,台灣視訊福利視頻,免費聊天室你懂的,同城炮床友qq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