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母教師

 

逛了大半天的街,提著大大小小的幾個袋子,劉艷麗終於感覺到累了,坐在咖啡店的一個不顯眼的角落裡揉著酸疼的小腳。窗外車水馬龍,熙熙攘攘,僅是隔著一面玻璃,便像隔開了兩個世界,浮躁與寧靜,涇渭分明。

跟著兒子搬來這個城市已經快三年了,自從發生了那件事,兩人的關係變得更加親密,然而總有那麼幾次在母子交歡到了頂點,兒子滾燙的精液射進了子宮時,她一片空白的腦海中便會浮現那張有些模糊的面孔,而一旦在此時回想起與這面孔的主人曾有過的往事,高潮便來得更猛了些。當餘韻退去後,她又為此感到羞恥,內疚,只能嬌聲催促著兒子繼續聳動腰部用精液灌滿火熱的陰道,祈求那因為血緣關係而帶來的刺激快感能夠沖刷掉那份回憶……

劉艷麗是來到這個城市後才喜歡上喝咖啡,那種殘留在舌尖味蕾上的苦澀總能在夜幕降臨後刺激著她的神經,讓她能夠保持清醒更好地看清現狀。母子二人背井離鄉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買了房子後即便還有不少積蓄,可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幾經周折盤下了一間花店,母子倆苦心經營到現在,生活倒也過得滋潤。

好幾次看著兒子在店裡忙得汗流浹背,劉艷麗總覺得苦了這孩子,不由偷偷地流了眼淚。昨晚,在激情過後她任由兒子枕著自己的乳房睡去,想起他在射精的那一刻喊出的話,終於下定了決心……

「媽媽!給我生個孩子吧!」

最近一年裡,每次性愛到了射精的關頭,兒子總會這樣喊著,然後將大量的精液射進她的陰道……

咖啡很快就喝光了,劉艷麗揮手示意侍應續上,然後托著腮幫子怔怔地望向窗外的人流,有些出神。

「美女,您的咖啡!」

侍應很快就送上了新鮮的咖啡,只是這嗓音太過熟悉,以至於劉艷麗不得不轉頭看是否遇上了熟人,等到看清楚模樣,又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很驚訝?」

是他!

「你……你怎麼在這?」

他一臉平靜地坐在李艷麗的對面,拿起小銀勺輕輕攪拌著咖啡,香氣隨之飄散開來,「聽說這邊的海灘風景不錯,我趁著假期就和家人過來放鬆放鬆。沒想到居然在這裡碰上了你,真是應了那句老話,千里有緣來相會!劉阿姨,看來你我緣分未盡啊……」

劉艷麗撥弄了一下頸項間的銀色吊墜,巧妙地遮住了那條胸前深溝,對面男孩的目光過於毒辣,讓她感到有些彆扭。今天難得外出逛街,她特意打扮了一番,棕褐色長髮盤成了低髮髻,幾縷秀髮垂落臉側,慵懶凌亂卻不失時尚美感,高貴而優雅,搭配著淡妝更是精緻純美,清爽自然,紅唇貝齒,香腮瓊鼻。身穿一件復古時尚熱點印花連衣裙,垂順超強的聚酯面料,將長裙的垂順灑脫變現的淋漓盡致,擁有傲人資本的胸酥,被勾勒出驚人線條,引人矚目。手腕處還戴著一串手鏈,活脫脫一個要去赴宴的美艷少婦。

「你……你還在唸書?」

劉艷麗突然覺得今天這般打扮是個錯誤的選擇,連忙找了個話題意圖分散男孩兒的注意力。

「嗯。高中畢業後,我考了個醫科大學,最近跟著一個老教授研究著生物基因,再過幾年應該就能畢業了。你……你們過得還好吧?」

咖啡實在太香了,他忍不住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又覺得失禮了,便放了下來,推到劉艷麗的面前,或許是想到了什麼,咧嘴笑了笑。

「是……是嘛?你可比我家張剛厲害多了……」

看到男孩兒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劉艷麗這才意識到說錯了話,臉蛋泛起一片紅粉。

他饒有興趣地看了看劉艷麗放在身邊的袋子,「看來收穫不少啊!有沒有興趣陪我去買點手信什麼的?畢竟你比我熟悉這個地方,就帶我逛逛唄?」

「我……」劉艷麗看了看店裡的掛鐘,平日的這個時辰兒子應該在店裡忙著招呼客人,正要想借口推辭,可與男孩兒的對視幾秒後又鬼使神差地答應了下來,「好的,不過我得打個電話。」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他沒想到她會答應下來,激動得說話的聲音也大了些,惹來了隔壁幾個顧客的白眼,「那我在門口等你?」

說完,他就站了起來,逕直地走出了咖啡店,留下劉艷麗坐在那裡。

等男孩兒走出去,劉艷麗平復了心情,這才掏出手機撥出那個爛熟於心的號碼。

「媽媽!」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那頭傳來兒子張剛的聲音。

「小剛,是我。店裡很忙嗎?」劉艷麗看了眼站在店門口的男孩兒,他朝她揮了揮手,笑容可掬。

「也不算很忙,剛給一客戶送完貨。媽媽打電話過來,是要查崗嗎?」兒子張剛開起了玩笑,「請老婆大人放心!你的兒子老公絕對堅守崗位!不信,老婆大人可以檢閱哦!」

「去!死相!」李艷麗受不了這般的玩笑,羞紅了臉,「我……」

「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逛街時,卡裡沒錢了?」張剛聽出了母親語氣中的遲疑,追問道,「那我立馬給你打過去!」

「不是啦!卡裡還有錢,只是……」

「只是什麼?我的好媽媽,好老婆,你這是要把我逼瘋不成?你倒是說啊!」

「我剛才逛街碰上了一個老同學,她硬是拉著我說要聚聚。我拗不過她,所以答應下來了。」劉艷麗咬了咬牙,還是沒有說出實情,「所以,有可能會遲點回去……」

「你打電話過來,就為了這個?」電話那頭,張剛忍住了笑意,半開玩笑性質地道,「不會是遇上了俊男,要去那個吧?」

「張剛,你當我是什麼?!你再這樣,我可生氣不理你了!」

「別!我錯了!我的好老婆才不是那種人!都怪我這臭嘴巴!」張剛知道自己說錯了話,連忙道歉。

「那你答應不答應?」

「你先告訴我,有沒有買到我想要的東西?」

「有……有啦!」

劉艷麗看了看那幾個袋子,裡面都是兒子指定要買的東西,一想到結賬時那女孩子看自己的眼神,真是羞死人了!

「真的?哈哈哈哈哈……那就好!」電話那頭傳來了兒子張剛的笑聲。

「哼!不理你!」劉艷麗嬌嗔一句,就掛了電話。

走出咖啡店,劉艷麗帶著歉意朝他笑了笑,他爽朗一擺手,作了個請的手勢,然後主動接過了她手上的袋子。

「有勞阿姨了!這種粗活就讓我來吧!」

跟在李艷麗的後面,他不禁有些驚艷,從這個角度剛好能看到她的完美身材,修身束腰的裙子不僅僅勾勒了她的腰身線條,那肥美豐臀也因此凸顯,高開衩的設計別出心裁,搖擺間不經意就露出了迷人的肉色蕾絲吊帶絲襪包裹住的修長美腿,腳下踩著三寸的黑色高跟鞋使她本就出眾的身材更加挺拔。

「姨,你真好看!」

挑選禮物時,他故意支開那個店員,貼著她的耳朵由衷讚美著,大手有意無意地放在她的腰間,裙子質地細膩,讓他愛不釋手。

「啊~你幹嘛?不是說好了要挑禮物嗎?」

劉艷麗嬌軀一震,就伸手過來拍打著他的色爪,小蠻腰扭了又扭。

「可這不影響我表達對姨的愛意,不是嗎?」

熟女身上有著淡淡體香,他吸進肺裡,銷魂蝕骨。

「你知道我們是不可能的了!所以請你注意一下!」

劉艷麗對男孩兒貼身的上下其手而感到有些憤怒,用力掙開他的控制,然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他聳了聳肩,一副無所謂的表情,拿過她已經挑選好的禮物,「阿姨這麼絕情,我感到好傷心呢!不過,我可是很聽話的哦!」

劉艷麗見他如此無賴,正要開口痛斥,他卻獨自走向了櫃檯,結完帳,然後一臉笑容地走過來牽過她的手。

「任務完成!走咯!」

接下來的時間裡,他果真沒有再對她做出什麼毛手毛腳的事情來,無論是首飾抑或者衣物,只要是劉艷麗挑選好了,他都一併拿去結賬,如此下來,也花費了不少金錢。

他帶著劉艷麗來到了海灘,挑了個陰涼處坐下,然後示意她可以脫下高跟鞋休息休息。

「走了這麼久,腳疼了吧?」

他溫柔地替她揉著腳踝,眼神清澈得沒有半點淫邪。

「啊~輕點……疼!」

劉艷麗沒想到他看出了自己的不適,而且還主動幫自己按摩,小腿肚傳來的溫度燙紅了她的臉蛋。

「明明都快疼得不行了,還一聲不吭的跟著我亂跑,阿姨對我真好!」

他感受著絲襪的驚人手感,還是忍不住地油嘴滑舌一番。

「哼!就知道你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劉艷麗說完就要把長腿收回,卻被他牢牢掌握住。

「阿姨說我是不安好心的黃鼠狼,那你豈不是……」

「你!」

要不是被他抓住了腳,劉艷麗真的想一腳將這個突然出現然後處處為難自己的傢伙踹飛到海裡。

兩人突然安靜了下來,海浪拍打著崖壁,濤聲滾滾。

他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突然冒出一句,「在這裡看了三年的海,有沒有興趣去其他地方看看?」

「我看過了太多的風景……」劉艷麗撥弄了一下被海風吹亂的鬢髮,側首對他微微一笑,「相對而言,這裡的海景挺適合我的。」

「不後悔?」他掏出剛買的一枚戒指,「我覺得還有很多地方的風景比這好看多了。」

「不後悔,不管現在,還是將來。」

說這話的時候,劉艷麗停頓了幾秒。

「能不能……」

「嗯,好。」

海浪從遠處席捲而來,濤聲轟然,這裡的海灘一角此刻無人會到來。

劉艷麗跨坐在男孩兒的小腹上,雙手撐著他的胸膛,豐臀不停地上下聳動,銀牙緊咬著紅唇,刻意不讓自己發出半點呻吟。裙子滑落擋住了兩人的結合處,胸前卻露出更多的春光,美乳肉浪,晃晃蕩蕩,連他都忍不住要伸手去捧住其中之一輕輕揉捏。男孩兒的手指撫摸過了挺翹的乳頭,鮮艷的乳暈,慢慢地滑過平坦的小腹,不放過每一寸潔白如玉的肌膚,最後扶住她的小蠻腰,配合地向上挺動。劉艷麗的髮髻終於散開了,秀髮如瀑布般傾瀉,陽光透射下來,仿似是聖潔的女神。

「你還記得我們的第一次嗎?」年輕而粗壯的肉棒帶來的刺激讓劉艷麗很快到了高潮,軟綿綿地趴在他的身上嬌喘,他捏著她的美乳,在她耳旁輕聲說道。

聞言,李艷麗還沒從高潮中解脫出來的身體猛地一顫,火熱的陰道用力地收縮著,夾得他隱隱作痛,卻又無比舒爽。

「那時候,我叫你媽媽,你叫我好兒子……」

他將劉艷麗壓在身下,抬起了絲襪美腿,雙眼緊盯著她的小穴,還停留在陰道裡鬥志昂揚的肉棒脹大了幾分。

「那時候你的這雙美腿就像這樣緊緊地纏著我的腰,多美一雙腿啊!」

挺動著肉棒,撫摸著絲襪美腿,看著她因為性愛而佈滿紅潮的美艷臉龐,他嘗試帶她回憶起那一夜。

看得出來劉艷麗在竭力抑制著自己,她側過頭不去看男孩兒的臉,雙手在空中胡亂地揮舞,陰道裡傳來的不同於兒子張剛帶來的久違的快感讓她快要癲狂,它們在一步一步地吞噬著她的理智,就像是記憶深淵裡伸過來的一雙雙的手在拉扯著她,配合著他的話語將她一點一點地拉回到過去。

「媽媽……騷貨媽媽,你的小穴好緊啊!」

「媽媽……你裡面在收縮……在流水……」

肉棒衝進了陰道盡頭,龜頭撞擊著子宮,劉艷麗張開嘴巴,急促的喘著氣,一股滾燙火熱的精液在幾秒鐘前射進了她的體內,然後只覺得整個世界開始崩塌了,大海不見了,濤聲也沒有了,只剩下一片漆黑。她在黑暗中摸索著,摸索著,突然雙手抓住了什麼,強而有力地用力將她一拉,便重返了光明。

「啊!小雨、好兒子……媽想要!」

劉艷麗終於喊了出來,歇斯底里地,整個人都弓了起來,陰道裡淫液決堤般湧了出來。

「哎!我的好媽媽……兒子我來了!」

劉艷麗的呻吟浪叫激起了他的性慾,剛射完精的肉棒猛地一硬,將她的雙腿扛在肩頭,與她十指相扣,便大開大合地衝刺。肉棒與小穴緊密地結合在一起,每次抽插都濺飛淫汁兒。劉艷麗潔白柔美的胴體時而不停地扭動,時而向上弓起,胸前美乳豐滿鼓脹,乳珠堅挺,男孩兒每一次強有力的撞擊換來了她胸前的層層乳浪。

「啊~哦~寶貝兒子,媽媽……好舒服啊!」

劉艷麗興奮地提臀迎合著,發出一聲又一聲呻吟浪叫,嬌軀像是披上了一層粉紅薄紗。

「好媽媽,兒子愛死你了……」

他一邊舔舐著劉艷麗的絲襪美腿,一邊伸手去挑逗兩片陰唇間那顆害羞的小豆芽兒,胯間肉棒狠狠地在小穴裡衝鋒陷陣,一次又一次地佔領她的隱秘宮殿。

男孩兒的手法相當熟稔,手口並用,讓劉艷麗倍感刺激和興奮,修長的美腿顫抖著,小腳緊繃著,火熱的陰道收縮再收縮,淫液橫流,凌亂的秀髮隨著臻首左搖右擺。

「來!媽媽,我們換個姿勢!」

他又抽插了一會兒,然後將劉艷麗翻了個身,讓她跪在沙灘上,扶著濕漉漉的肉棒輕輕拍打了幾下挺翹的玉臀,在她的焦急催促聲中龜頭再一次頂開陰唇刺了進去。劉艷麗勉強撐起上半身,回過頭來深情款款地望著他。

「哦~兒子的肉棒……頂到媽媽子宮了……啊啊~」

他加快了抽送,恥骨撞擊著劉艷麗的玉臀,陰囊拍打著她的陰阜,發出「啪啪啪」的淫靡聲響,和她如泣似訴的呻吟,飄散在轟隆濤聲中。或許會有人聽見,但又有什麼關係呢?

挺翹的豐臀,光潔的玉背上,分不清是誰的汗珠兒漸漸匯成了小溪順流而下,那雙碩大美乳被撞得亂晃,在空氣中劃出美妙弧線。劉艷麗忍受著手肘的酸痛,欣然享受著身後男孩兒的肉棒在自己體內捅撞抽插帶來的快感,俏臉紅得像是三月桃花,眉目間儘是濃濃化不開的情慾。是第幾次高潮了,她也記不清了,哆嗦的雙腿甚至有些發軟了,喊的喉嚨有些幹了,只好拚命吞嚥著津液,然後再次發出淫聲浪語。

「哦~媽媽的好兒子……小穴好舒服,好熱……」

淫液順著劉艷麗的大腿流了下來,她依舊努力提臀迎合著。趴在自己背上聳動著的他伸過來的手壞極了,捏著她胸前的乳頭又捏又扯,不停地挑逗著。

「喔~肉棒……媽媽最愛兒子的肉棒了……」

肉棒與小穴裡的肉壁廝磨著,男孩兒的喘息漸漸變得急促,他雙手扶住劉艷麗的腰身,單膝跪在她的身後,一下快過一下地猛烈抽插。只百來下,他就感覺到熟婦美人的小穴裡傳來了強烈的壓迫感,她整個人在一次劇烈的痙攣後,雙手無力地癱軟了下去。他在這緊急關頭,抽出了肉棒,將她翻過身來,肉棒插在兩座挺拔乳峰之間又抽插了幾下,一股帶著濃烈雄性氣味的精液激射而出,大量的精液落在她佈滿紅潮的臉上,胸前,還有些落在沙灘上……

腦袋裡還充斥著激情餘韻的劉艷麗在他的誘惑之下張開了小嘴,伸出舌頭將殘留著二人交歡後的淫液一一捲入口中,然後「咕嚕」一聲吞了下去,整個人虛脫般躺在那兒喘氣……

「你走吧!」

「我再看看你,就一眼……」

男孩兒終究還是走了,一如他來時那般。看著他走遠,劉艷麗才慢慢整理衣衫,可不知想起了什麼又停了下來,把頭埋進膝間,最後放聲大哭……

夕陽西沉入海時,劉艷麗赤腳走在沙灘上,海風吹過她的髮梢,吹動著她的裙擺,也吹走了一些東西。她將那枚新買的戒指取下又帶戴上,又取了下來,凝視一會兒後喃喃自語了一句,海風濤聲太響,無人聽見,然後用力將它擲向席捲而去的海浪……

「再見,我的愛人!再也不見,我曾經的愛人!」





相關閱讀
   
2017黃播裸播app,色情夫妻群QQ群,情˙色文小說,正妹裸睡照無馬賽克影片,打飛專用專用網免費影片,a片免費直播網,三色午夜秀聊天室,土豆網免費影片線上看,85cc免費影片觀看,找樂子論壇
情色視訊,午夜美女視頻直播,免費視訊,休閒小棧論壇,168視訊聊天室,打飛專用專用網免費影片,撩妹技巧,視訊正妹,免費聊天交友網站,色情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