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遺傳

 

「媽媽……啊啊……媽媽……我愛妳媽媽……好舒服喔……」
半夜裏,我躲在被窩裏竊竊呻吟著,右手快速的套弄胯下剛剛發育的陰莖,從十二歲那年開始我幾乎要這樣才能射精─蓋著棉被發揮想像力。
一直到今年,我已經是十五歲的少年,但我仍衹有幻想媽媽成熟的身體才能興奮。我知道自己有這種變態戀母的傾向,可是,我就是不能忍受高貴美麗的媽媽跟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接觸即使是打招呼,那使我瘋狂的憎恨。
這種莫名而可怕的占有慾使我渡過了痛苦異常的發育期,但我無力停止。
總之,盡管這是令人作嘔的行為,卻衹存在于我私密的幻想裏,反正沒有人會知道,我多麽希望媽媽衹屬于我的。
「啊……啊……」
濃烈的精液胡亂的灑在被褥上,我掙開厚重的棉被好讓自己喘息,內心卻深層的感到空虛……此刻媽媽睡在隔壁房間同時沉醉在爸爸的懷裏吧?
「下賤的女人,一點也不了解做兒子的痛苦!」
嘴裏咒罵著,腦海卻浮現媽媽充滿女人味的胴體,滿腔的怒火不禁扭曲成著魔般的愛戀。不過這衹是我的幻覺,媽媽的裸體我卻從來沒有看過,唸頭一轉不禁妒火中燒。
「如果爸爸不在就好了,這樣媽媽就屬于我一個人的了。」
我從不曾真心的愛爸爸,因為他占據了我最心愛的媽媽,像他這麽沒用的男人做了一輩子的公務員高不成低不就的就等那份退休金,一點出息都沒有,害媽媽跟著他吃了不少苦。
「衹有我可以給媽媽幸福……」
這一晚我撫著陰莖聽著隔壁傳來厚重鼻息的催眠聲,腦海浮現成人片裏女優搔首淫亂的體態,而我盡可能將媽媽的身影與她重疊,滿足變態兒子極私的淫慾,不斷在口中喃喃唸著:「啊……媽媽,張開妳的腿……」
直到濃精宣泄後搞得精疲力盡,才再度在無奈的夜晚裏空抱著恨進入夢境。
*** *** ***
星期六下午學校沒有社團活動,我獨自拎著書包走入街市鬧區,一路男男女女成群結伴擦肩而過,晃著晃著居然不知繼續該往哪走,正當我感到些許失落突然興起回家的唸頭,鬧區旁巷道裏的漫畫店給了我不同的想法:「反正現在家裏一個人也沒有,不如看漫畫打發打發時間。」
我推開漫畫店的玻璃門走進去,門頂端風鈴發出「噹、噹」的聲響,接著迎面撲來一陣書本霉味。
店內燈光昏暗並不明亮,顯然不是理想的閱讀環境。幾個年輕人叁叁兩兩散落在各個角落,似乎沒感覺到有人進來,旁邊櫃臺坐著一個看似老板的中年人,手裏攤開一份報紙下巴蓄著山羊鬍,正抬起頭一副漠不關心的表情看著我。
「看書?」
我點點頭。
「有沒有新書?」
老板仍舊一副局外人的臉孔。
「成年了嗎?」
看個漫畫書問這幹嘛?我不假思索就搖搖頭。
老板隨手往另一個角落一指,然後又事不關己的低頭看報。
我心裏不禁嘀咕:「好奇怪的老板。」
然後朝他指的方向走去。
拐了兩個彎來到一個高聳的書櫃前,旁邊一排木桌竟然窩著一群和我年齡相仿的學生,當中有幾個穿著高中服色,其他人應該也是國中生。不過,他們連看也不看我一眼,繼續專注埋首著。
我收回視線審視書架上的書籍,赫然發現盡是些像:《淫亂教師》、《不穿內褲的母親》、《墮落母子》、《亂倫天堂》、《爸爸的下體》等淫靡露骨的書名。
我不禁心裏「砰」的一聲,接著終于明白剛剛老板為何問成年不成年的問題,這角落是屬于「未成年」人閱讀的區域,但所提供的書刊卻一點也不適合。
我眼光不由得飄移到其他人手上的漫畫書,才發現其中一個少年蹲在另一邊的角落,臉色潤紅目不轉睛的盯著書,同時一邊套弄著竄出褲襠的肉棒。
正當我驚訝的不知如何反應,發覺其中一個高中生正抬頭看著我,這讓我窘迫得再次將視線轉移到書架上滿載的書籍。
我必須像他們一樣找本書才行。
于是隨手挑起一本名喚《母體淫源》的書,書背黑底黃字,封面的長發女人曖眛的拉起長裙,面前站著一個少男將手探入她的下體,勾勒線條栩栩如生,我再度一怔,畢竟這種露骨敘述性愛的漫畫我從未看過,一時之間腦海裏一片空白,體內有股灼熱讓我感到口乾舌燥。
我匆匆的拿到櫃臺付錢,老板淡淡的說:「第一次來嗎?」
「嗯!」我覺得芒刺在背。
他飄了我一眼:「看完再給。」
我折返「未成年區」,一個人找個位置坐下,在翻開書前再次掃瞄這個地方的每個人,看他們依舊沒反應,我才慎重的翻開第一頁。
漫畫書內容是描寫一個風韻猶存的中年女人在某國中擔任教職,雖平時外表高尚賢淑,內心卻極其淫亂,丈夫發現她的本性後遂失望地離開她,沒有了枕邊人的性愛滋潤,她漸漸把目標轉移到自己兒子的身上,一步步的引誘親生骨肉直到發生不倫的關係。
看完這本書,心裏有一種被啟發的暢快,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事……
如果可以讓爸爸不在,媽媽就永遠屬于我的了。
不過,我該怎麽做?
一旦這麽想,心裏卻沉重起來,這是一個難以實現的計劃。不,我根本沒半點計劃。
「可惡!」
我懊惱的隨手把書甩到地上「啪!」的一聲,在安靜的店裏震起巨大的回響,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看著我……
突然有人拍我的肩膀,回頭一看是老板。完蛋!我闖禍了!
「我能理解妳為什麽生氣……」
他知道?
我抬頭望著他深沉的雙眼,卻莫名感到些許溫暖。
原來在櫃臺後方還有一間像儲藏室大小的房間,裏面除了一堆書還有一個老舊的木箱和幾張小板凳,老板坐在矮凳上用力吸口煙,臉頰隨即凹陷變形。
隨後他慢條斯理的吐出煙霧:「我這裏有很多像妳這樣的客人。」
我無言以對,起碼像我這種人絕對不是件光彩的事。
他眯起眼看著冉冉飄起的煙霧緩緩地說:「其實妳不說我也知道,妳一定有個很美的媽媽,而且讓人想要占為己有。」
聽他事不關己的說出我心裏最深處的秘密,我竟有種莫名的感動。
這個老板到底是誰?還有這間專售色情書刊的漫畫店……
我不安的再度掃瞄四周,如果他想把我囚禁起來,應該可以看到手銬之類的道具,最後我注意到一衹木箱,家伙都在那裏面吧!
「媽媽的身體讓妳很苦惱吧?」
我將目光自木箱移往別處,他似乎發現了。
「妳看起來很緊張,先給妳看幾樣東西。」
意外的木箱並沒有上鎖,他從裏面拿起一個鼓漲的牛皮紙袋,然後慎重的拂開灰塵。
「別小看這疊,裏頭全是我的寶貝呀!」
說完他遞過來,我遲疑著不知該不該接手。
「拿去吧!妳會喜歡的,我相信妳也需要這種寶貝。」
我接過牛皮紙袋,封口用膠帶重復的黏貼密實,我可以想像裏面包裹著多麽重要的「寶貝」。
「吶,回去再拆開吧!我相信會再見到妳的。」
*** *** ***
「這裏面到底是什麽東西?」
公車行駛在回家的路上,我不禁忐忑不安的看著這包泛黃的紙袋。老板語帶玄機的那句話:「妳會喜歡的,我相信妳也需要這種寶貝。」
讓我懷著前所未有的焦急感。
回到家躲進房間我迫不及待的拆封,稍作鎮定便將裏面的神秘寶貝小心翼翼地倒出來。
「書,眼鏡?」
這是什麽「寶貝」?那老板的惡作劇嗎?
我捧著書端詳許久,看起來不像一般市面的書籍,深藍色封皮,沒有出版社名、沒有作者,封面寫著「誘之篇」幾個字。翻開內頁甚至連索引也沒有。
「搞什麽?」
我有種被戲弄的感覺。先前滿心期待的心情倏地墜落谷底,我太天真了,那老板與我素未謀面……
「什麽寶貝嘛!」
眼鏡樣式更是一般平光眼鏡,古銅色鏡框、沒有品牌,戴起來倒是挺合的,衹是稍嫌老氣。
「我怎會喜歡或需要這種東西,那老鬼分明是整我!」
我站在鏡子前戴起眼鏡糾起雙眼,望著自己不禁心裏嘀咕起來:『臭老鬼!這種寶貝扔到垃圾堆也沒人要,當作禮物送人害我空歡喜一場,我看我幫妳丟……咦?我怎麽……』
怪事發生了!我明明穿了衣服……鏡中的我卻是光溜溜的!
我低頭看著手臂、雙腳……沒……沒有……
「這是怎麽回事?那老鬼施了什麽法術?剛才還好好的,剛才……」
我猛抬頭望著鏡子……恍然間明白了:「是眼鏡……是眼鏡在作怪!」
于是我拔下眼鏡一切再度恢復正常。
這眼鏡上的難道就是「透視鏡片」?太不可思議了!這……這可真是天大的寶貝啊!
「太棒了!有了這個……那不管媽媽穿了什麽衣服對我來說等于都是裸體的,那我就可以……不!早就想這麽做了,我終于可以……」
我的聲音在顫抖,這真是太令人興奮了!
書又是怎麽一回事?我把扔在一旁的書撿起來,正當想細細發現它的秘密時……
「妳剛回來嗎?」媽媽的聲音自背後傳來,我嚇得幾乎魂不附體。
我慌亂的把書利用身體壓住遮擋起來,心裏不住的祈禱,萬一被發現的話一切都完蛋大吉!
「怎麽叫半天妳都沒回應?咦,妳哪來的眼鏡?」
慘了!我忘了還戴著眼鏡,我回過頭強作鎮定的找個藉口:
「呃……呃,我跟同學借的……衹是一時好玩,明天就會……」
就在這個當下,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所看見的,眼前的媽媽已然化身為赤裸裸的女神。
「真是的,學人家戴什麽眼鏡,吃了沒?」
我第一次這麽近距離而清晰的盯著媽媽赤裸的胴體,兩個乳房裹在胸罩裏顯得渾圓飽滿,乳暈是褐色的,胯下的體毛濃密而茂盛。我不禁吞口水,而褲襠裏的肉棒已不自主地悄然豎起……
「在想什麽?怎麽問妳不回答?身體不舒服嗎?」
媽媽一臉狐疑的望著我,接著走過來撫著我的額頭,胸前堅挺的雙乳在眼前令人窒息的距離晃動,我就要暈倒。
「還好沒發燒。」
「我沒……沒事。」
媽媽身上散發一股淡雅的體香,但我的目光仍停留在媽媽的胸前,那裏像有著磁鐵般的吸引力讓我無法移開視線,在我最愛的女人懷裏,我得到從未有過的視覺體驗。
「那就好,爸爸今晚會晚點回來,快過年了,公司的業務比較忙,可能要一直到年前,唉……」
媽媽旋即語氣無奈輕嘆起來,但我可不這麽想。
「沒關係,我可以陪媽媽啊。」
媽媽淺淺地笑了,一如我可以證明「爸爸」是多麽容易被取代,這一直是我所期待的,現在,是一次好機會!
「好!妳要說話算話喔!」
「嗯!」
這是我跟爸爸的戰爭,獎品就是媽媽,如果我奪走了爸爸的女人,他還必須工作供養我們,多麽有趣。悲情男人的宿命注定失去一切,想到這裏我不禁得意的抱緊媽媽藉故輕碰柔軟的胸部:「媽,妳比較愛我還是爸爸?」
媽媽頓了一下:「這是什麽問題?當然都愛啊!」
「如果必須選擇一個呢?」
對媽媽這樣的女人來說,小孩鬧彆扭的童言童狀是一項利器。
媽媽想了一下,再看著懷裏撒嬌的兒子:「嗯……如果要選一個當然是妳啊!」
贏了!小孩對中年男人的勝負有時是壓倒性的勝利。媽媽自然得到我虛假的笑靨回應。
「真不知妳在想什麽?我去準備一下待會兒就吃飯囉!」媽媽摸我的頭,然後走出房間。
我在想的當然是妳的身體。不,當然是媽媽的全部。這一切將會是我的獎品。
媽媽在廚房張羅時,她身後我灼熱的雙眼正盯著她的臀部。當然,戴著那神奇的寶貝眼鏡。
渾圓豐腴的雙臀,胯間隆起的陰戶生長著黑亮的體毛,她一邊照顧爐火一邊將五花肉放在砧板上料理,舉止間雙腿忽開忽合,銷魂的丘陵隨著大腿根部的肌肉牽動而變形,我硬了起來。
我隔著褲子撫摸鼓漲的生殖器,心裏想著:「真想早點把妳放進去那裏……」
面對媽媽宛如赤裸的胴體,男人天生的性衝動讓我感到痛苦異常。在我喪失理智前,狼狽的回到房間,很快的解開褲頭……我需要讓自己冷靜下來。
「啊啊……」
熱燙的精液濡濕了地毯,心裏卻隱隱地空虛懊惱,腦海突然響起漫畫店老板的聲音:「媽媽的身體讓妳很苦惱吧?」
難道他……我很快清理現場,再次拿出那本書:「這裏面到底寫些什麽?」
翻開泛黃的模糙紙,第一行寫著:『如果母親的身體使妳感到罪惡,最好的方式便是不顧一切占有她!』
廚房響起一陣騷動,我急忙闔起書往外張望,是媽媽打翻一個碗,確認無誤之後回到房內繼續看下去:『絕大多數的男人第一個性幻想的對象是母親,或許有很多人都跟我一樣,在母親美妙成熟的胴體誘惑下渡過了寂寞的青春期。』
果然……那老板!
接著幾個字映入眼簾:『如果妳想將想法付諸行動,如果妳想嘗嘗母親美肉的滋味,如果妳想得到母親並完全的屬于妳,我將告訴妳一個不為人知的方法,但是這樣的方法在成功後將有可能導致妳失去現在所擁有的一切,甚至改變妳原有的個性……』
失去所擁有的?除了媽媽我什麽都沒有也都不想。我繼續往下看:『但這不適用于任何人。除非……』
「妳有一顆惡魔的心!」
這到底是什麽意思?
『這裏提供一個方法,如果妳不具備惡魔的心,可以選擇立即放棄。選擇嘗試的人,切記必須覺悟,因為衹有惡魔才能繼續前進然後享受成功的果實。』
唯一的方法……無論如何我認為這是一種賭博,但我的獎品是媽媽,我深深的吸口氣,腦海再度充滿她成熟誘人的臀部。或許我就是惡魔,正常的人又怎會貪圖母親的肉體呢?我決定試試!
『首先,將妳熱燙的精液保留起來,然後和母親每日必須食用的物品混合,並按時每日讓媽媽食用。直到她適應吃妳的精液之後,再也不能食用除了摻和妳精液之外的食品。記住!必須是新鮮的精液。再者妳要夠強壯以及持之以恒。這是占有母親的第一步,達成這個目標將可神不知鬼不覺的讓她習慣妳精液的味道。』
讓媽媽吃我新鮮的精液?的確是不尋常的方法,不過我的不尋常目的確實需要這種不尋常的步驟才能達成的話,這計畫讓我心動!
一但養成習慣,媽媽有一天說不定會幫我口交……
不過,媽媽並沒有每天吃固定東西的習慣。想到這我不禁有些泄氣,這樣一來不就行不通了嗎?
我闔起書陷入沉思,該怎樣做到第一步?或者,改變她的習慣勸她多喝牛奶補充鈣質?不!不行!媽媽討厭喝牛奶。如果是維他命丸呢?
更不行!維他命丸是固體的,怎麽摻入精液?
「吃飯囉!」忽地,媽媽打斷了我的思緒。
「喔!來了!」
我把書和眼鏡藏在抽屜隔板底下,謹慎的審視一遍又一遍才放心的離開房間.
*** *** ***
晚飯時盯著眼前的飯菜,我一點食慾也沒有。那個問題纏繞著我。到底要用什麽藉口?咖啡嗎?或是白開水?
「怎麽?不好吃嗎?」媽媽關心的看著我。
「呃,不是,我不太餓。」
「青春期的年輕人怎會不太餓,來!」她夾幾塊肉放進我的碗裏。
我作勢吞了幾口白飯,望著眼前風韻十足的媽媽,我真是恨!恨我怎麽一點方法也想不出來!
「媽,妳喜歡吃什麽?」
不如直接問,搞不好會有答案。
「喜歡吃什麽?」忽然間媽媽似乎有點聽不懂。
「我是說……看妳喜歡吃什麽我買給妳吃。呃……每天都吃也沒關係。」
媽媽皺著眉頭苦笑:「妳怎麽啦?吃錯藥啦?突然問這些。」
「我想妳很辛苦嘛!給妳補補身子呀!」
「小鬼頭!是不是又想要買什麽了?我猜妳不安好心。」
媽媽完全不合作,這下我更急了:「妳不要管啦!妳隨便說一個也好。」
媽媽笑了起來:「不必啦!我要吃什麽會吩咐妳老爸的,再說……」
此時電話響起「嘟……嘟……」媽媽放下碗筷去接聽。
我在心裏暗罵:「可惡!完全行不通!」
得趕快想個辦法逼媽媽說出來才行啊!
「妳要加班嗎?我知道了,晚上回來小心喔!在啊!我們正在吃飯呢!妳吃了沒?」
顯然是爸爸打來的。看著媽媽透過話筒跟爸爸說話一臉既放不下心又心疼的模樣,我心裏涌起難以平復的憤恨。放心吧!媽媽就快要衹屬于我一個人的了,這一天就不遠了!
但是……我得先完成第一步。我心裏焦急的千頭萬緒,眼前的飯菜像是在嘲笑我般,刺眼的橫躺在飯桌上紋風不動,我則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嗯?對了!啊,我怎麽都沒想到?我想到了!我終于想到了!
媽媽每天必須吃的,不就是眼前這些飯菜嗎?
我真是一時糊塗,答案就在眼前居然都沒發現。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
「妳在傻笑什麽?」此時媽媽已經回座。
「沒什麽。」
就這麽辦。不過,要是爸爸也吃了呢?管它的,這陣子一直到過年前這段時間足夠了。反正,他也沒時間跟我們一起吃晚飯。
不過到了第二天中午,我已經等不及晚餐了。當媽媽喝著玉米濃湯,我不懷好意的看著她一口一口的把摻著同樣濃稠的精液吞進肚裏之後,心裏泛起一股異樣的快感。
「嗯……今天這鍋玉米濃湯勾芡的剛剛好。」可不是,那裏面都是營養的成份,衹為妳料理的。媽媽接著又盛了一碗湯,湯液沿著碗緣垂下的質感,讓我涌起一種施虐的興奮感。這衹是第一步,妳就快完全屬于我的了。
然後晚餐照例又如法炮制一次,往後連續的十天幾乎每天按午餐、晚餐各二次,也許是因為年輕力壯,這樣的步驟我還應付的來。
半個月之後,不知是自然反應或是體質的關係,媽媽看起來更加的嫵媚動人,膚色顯然更加白皙紅潤,不過總算有些效果。
有天晚餐我嘗試不再摻入精液,媽媽卻有些不同的反應:「今天的湯頭好像怪怪的。」
「還是鹽放得不夠?」
我暗自竊喜,人一旦養成一個習慣確實難以戒除。
『習慣精液之後的女性,將明顯有更好的皮膚和新陳代謝,因為男性的精液裏含高蛋白質,這是對女體最好的天然養分。一旦停止供應,將會頓感患得患失、心情低落,再些時日會有敏感性神經質的癥狀。』
原來如此。第一步不過是要我讓媽媽養成一種類似嗑藥的上癮狀態,這個目的衹為了慢慢地控制她。
『妳必須停止再供應新鮮的精液,在這期間繼續進行第二步:寫信騷擾媽媽。信的內容以不透露自己的身分為原則,盡量挑逗女人的性慾感官,口吻要輕挑、下流,並充滿想像空間,盡可能描寫如何渴望她的身體,但切不可直接寫出器官名稱或俗名。這種方式可使她覺得無安全感、容易猜忌,潛意識裏期待性交的發生。記住!要用信的方式寄給她。』
寫信?如果用筆寫一定會穿幫,那就用電腦寫完再列印出來吧!
于是我寫了這樣的一封信:『美麗高貴的太太,每次看到妳漂亮的臉龐,我就忍不住幻想妳替我口交的樣子……』
然後在早上上學途中將信放進郵筒,期待著放學回來媽媽應該就收到信了,不知道媽媽會用什麽心情看完這封信?那平時賢慧端正的臉上,會出現怎樣的表情?
傍晚回到家之後,我的心情立刻陷入谷底,信並沒寄到。這樣要等到明天了!可惡!早知道就寄限時專送。
當我懷著懊惱的心情走進房間,整齊乾凈的擺設讓我登時慌了!糟了!媽媽一定幫我整理了房間!我馬上拉開抽屜……還好,書和眼鏡都還在。雖然這次沒被發現,但我實在太大意了。于是我決定將書和眼鏡藏在天花板?板。
「媽!妳今天幫我整理房間了嗎?」媽媽正在廚房準備晚餐,但他似乎沒聽到我。
「媽!」
媽媽恍然回過頭來:「妳回來了啊!嚇我一跳。」
「怎麽叫妳沒聽到嗎?」
「哦,我正在想晚餐要煮什麽湯好呢!妳想喝什麽湯?」
這陣子媽媽特別喜歡弄些有沒有的羔湯。
「隨便啦!我沒意見。」
媽媽今天身著一套乳白的連身裙,臉上還有?雙腿穿著絲襪,顯然今天去了什麽地方。
「妳今天去哪裏玩了嗎?」
「喔!下午去朋友家,就是上次來說妳長大了的那個餘阿姨啊!她兒子今天從美國回來,她特地邀我去做些菜幫他兒子洗塵。」
媽媽突然頓住一會兒又接著說:「說也奇怪……這幾天手藝好像退步了,菜怎麽弄都不好吃。」
「不會啦!媽媽的手藝最好了,餘阿姨一定很喜歡妳作的菜,才會請妳去的吧!」
像嗑藥的人再也沒有吸食毒品般,媽媽顯得心神不寧。
「大概是吧!我也不太清楚……妳先洗洗手看看電視,飯菜待會兒就好喔!」
望著媽媽的背影我卻有說不出的征服感,在她的身體裏我施放了蠱,然後等它發作,然後被控制的人成為我的奴隸,而且是這麽美麗的奴隸。
「媽,妳記得上次說過如果二選一會選擇我的事嗎?」
「記得啊!怎麽了?」媽媽轉過頭來看著我。
「沒什麽……如果換作我,我也選擇妳!」接著,媽媽愣住了。
「傻孩子,那爸爸呢?」
「因為我比較愛媽媽……」
然後我轉身離開廚房,媽媽微微皺著眉頭的表情,看在我眼裏卻有種被玩弄的快感,這樣是很變態,就因為變態才感到舒服愉悅吧!等到明天,看了那封信,會不會也是這樣的表情?我不禁更加期待著明天的到來。





相關閱讀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Live173視訊影音Live秀,台灣愛妃網視頻聊天室,寂寞交友聊天室,uthome視訊聊天室,女主播全裸爆乳玩裸聊,視訊美女,台灣裸聊入口網站,視頻直播聊天室,免費同城聊天室
小可愛視訊,性愛裸聊直播間視頻聊天室,173免費視訊美女,免費視訊美女ing,晚上寂寞的女人的qq群,免費女主播聊天室,午夜聊天室大廳,免費聊天同城交友約炮,兔費色情視頻直播間,裸聊直播間視頻